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看疫情:全美確診破2855萬 佛州破190萬

達叔再見了!吳孟達肝癌逝世 經典片段一次回顧

千里萬里(四)

我開始逃課,也盡量不待在宿舍裡。我不與任何人說話,總是獨來獨往。為了不用賀建強打給我的生活費,我找了好幾份兼職的工作。有的時候燒烤店打烊晚,我就睡在店裡。

不過這些工作我都做不長,賀建強像是在我的身上安裝了雷達。有一次,在學校外面的一條小巷子裡,他把我堵住,用手捏住我的下巴,把我按在長著青苔髒髒的牆上。

他說:「你狂什麼狂?你要知道,你是我養大的。你的皮膚、頭髮、腳趾、骨頭、都是在我的供養下,才長成現在這樣的,所以,它們都屬於我。」他笑得問心無愧,「你以後每個月必須回家兩次,否則我就把你的照片發到網上,讓大家都看看你這個清純女大學生的真面目。」

我一直過著這樣的日子,直到我出院後的半個月,警察找到我,說賀建強出了車禍。我在停屍房見到了他的遺體。他的腦袋上有一個大大的洞,這讓他的臉看起來有些變形,可他的身體我是認識的。

警察安慰我,讓我節哀順變。我點點頭。我想,也許這世界上真的是有神靈的,我的祈禱終於被聽到了。

辦理賀建強喪事的時候,林少軒也來了。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女的,她自我介紹說姓覃。她謙和有禮,盡量表現得落落大方,也許是怕我這個被她橫刀奪了愛的前女友怨恨。

我冷眼看著她和林少軒忙進忙出,始終不明白他們接近我的目的是什麼。如果林少軒真的和他口中的賀伯伯打過交道,那他就應該明白,成為我男朋友這件事,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。

可是他們對我如雜草般覓縫而出的懷疑毫無察覺,仍然在我的生活裡扮演著好朋友的角色。(四)

警察 車禍

上一則

紐約市立博物館 展「疫情六個月」

下一則

包容或抵制聖誕節?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