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向中國問責 戴琪:美可在「灰色地帶」制定貿易新規

美眾院外委會通過法案 阻中國靠2022冬奧洗白形象

中原女人(三三)

上過法庭以後,小帥開始不斷跟她聯繫,要嘛打電話、要嘛發短信。她都沒理他,一心等著律師的消息。又過了一個月,律師告訴她,材料準備齊了,可以憑獨立人身分申請簽證了。

她去見律師時,忍不住問,如果現在再回去跟小帥生活,會不會對簽證有影響。

律師說:那當然更好,配偶的擔保肯定比你自己擔保自己更有利,但必須是你們真實生活在一起。不管將來什麼情況,現在都要盡早把申請材料交上去,不能拖延。

她其實早就心軟了,有了律師的話,放心地約小帥出來見面吃飯。

他一見她就哭了,像個受委屈的孩子,說想她、說對不起她,說她走了,他的生活一塌糊塗,日子不知道該怎麼過。

他交不出房租,被女房東趕出來了。很多東西都被扣下抵了房租。結婚前她給他買的二手車,他前前後後花了一萬多塊去改裝,是他的命根子,也賣掉了。他搬回媽媽家住,媽媽家現有成年的弟弟、即將成年的妹妹,勉為其難地接受了他。如今他的生活是四面楚歌、度日如年。

回去後,她左思右想,住在女子避難所不是長久之計,和小帥的問題總得解決。她從心底捨不得他,知道他心裡有她,只是年齡太小,不懂事,經不起別人三言兩語挑撥。

她跟米亞商量。米亞不贊成她回去,但看她心意已決,只好由著她了。

可回去了,住在哪裡?

這次比上次還慘,上次好歹還有些家電和床。這次小帥算是淨身出戶,她除了先前偷藏的五千塊錢,一無所有。

「我想,我們還是住在我媽媽家吧!」小帥說,「我弟弟新交了個女朋友,他想跟女朋友出去租房住,我們可以住他空出來的那間。」(三三)

簽證 房東 二手車

上一則

上海蔦屋書店開張 展出最貴5萬美元套書

下一則

無緣無故?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