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金山市府「強勢復甦」計畫砸千萬 培訓失業民眾

多州急於開放 CDC延後公布指南 佛奇疾呼:仍要戴口罩

好狗巴赫(三)

顏寧儀/圖
顏寧儀/圖

翠花更加憤怒了,她厲聲說:「你好不要臉,你在那等著,我這就過去和你算帳。」

當翠花趕到我家見到巴赫是隻狗,才恍然大悟。她指著我的鼻子,說我是大壞蛋,是全世界最壞的壞蛋。可是我也搞不懂,我究竟壞在哪裡。

吃完晚飯,翠花非要和我親熱一下。已經這麼多天沒見面了,她和我都有這個需求。可是說來也奇怪,自從翠花來到我家,巴赫就像貼身保鏢一樣,和我寸步不離,不是站在我的左膀,就是靠著我的右臂。在我的睡房裡,翠花的衣服剛脫去一半,就說她受不了這狗的目光。

「牠怎麼這樣看我,你把牠趕出去。」

為了滿足翠花,也為了滿足我,我只好把巴赫牽出睡房。沒想到巴赫像瘋了一樣,又是狂吠、又是撞牆、又是用嘴咬門把,再不出去制止,牠非要把整座房子拆了不可。看來牠是把我看成主人,別忘了護主是羅威納犬的天性。

我只好對翠花說:看來今天我們成不了好事,只能改日。

翠花不再脫衣服,但她沒有立刻放棄。她說那我們就到外邊去,找一間酒店住一宿。她的提議讓我為難,但又不好立刻拒絕。

我只得拿出蘇珊娜和我簽的合同,指著上邊的條款說:合同上寫得清楚,照顧巴赫是我的責任,違反合同就是違法。

翠花很快穿好了衣服,提起她的包包說:「你以前不只一次違反合同,還經常做些違法的事情。以前你不在乎,為什麼今天突然變得遵紀守法了?」翠花的問題讓我啞口無言。

這時翠花已經推開房門,一隻腳在門裡、一隻腳在門外。她說:「我這一出去,很可能就永遠不回來。我回不回來,就取決於你的回答。我要你告訴我,是我重要,還是你的狗重要?」

我扶著門框,思想鬥爭了很久才說:「以我之見,你身上有的東西狗不具備,你就更重要。相應的。狗身上有的東西你不具備,狗就更重要。我的意思你懂不懂?」

聽完我的話,翠花轉身離去,她的影子很快消失在夜幕裡。不過臨走前她說的「為這隻狗,你會付出慘重的代價」這句話,卻一直在我耳邊縈繞。

翠花走後,我心裡灰溜溜的,像是缺了什麼。

「都是為了你。」我對巴赫說:「你知道我為你做出了多大的犧牲?」

牠又用呆滯的目光看著我,然後走到我的腳下,俯臥在我的腳面上。我被牠融化了。

不久我發現巴赫其實很有個性。牠喜歡臥在廚房靠近冰箱的地方。我幾次把牠的絨睡墊搬到客廳的一角,可牠總是用嘴叼回原處,然後一屁股坐在睡墊上,大有穩如泰山之勢。牠的固執讓我很沒面子。我是一家之主,這個家到底誰說了算?

對我的問題,巴赫置之不理。我說:「巴赫,你做人不厚道,中國人常說『禮儀最好的表達是恭敬二字』,你要好好檢討自己。」

我說話的聲調十分嚴厲,巴赫至少能夠領會到我的語氣。牠俯臥在牠的睡墊上,耷拉下耳朵,不作聲響。從那一刻起,我意識到巴赫很通人性,至少牠知道怎麼耍賴。

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了我對巴赫的認識。牠確實很聰明,一個把戲只要演示幾次,牠就能學會。小時候我受過軍訓,知道什麼是稍息、立正、齊步走、立定。於是我就用這些口令訓練巴赫。兩三次以後,牠果然學會了這些動作。

我說:「立正。」牠就坐立在那裡,挺直了身子。我說:「敬禮。」牠就抬起右前爪,放在耳朵旁邊。我說:「齊步走。」牠就在客廳裡繞著彎子走。一聲「立定」之後,牠便乖乖地站在那。

牠的不俗表現贏得了我的歡心,我開始變著法地獎勵牠。先是餵牠名牌狗糧,後又給牠買個玩具骨頭。許多有創意的想法在腦子裡一經碰撞,便生出絢麗的火花。首先想到的是中國那句老話:「肉包子打狗,一去不回。」我真的蒸了幾個肉包子,還特意上網查了一下「狗不理」包子的配料。效果果然不錯,巴赫愛吃得不得了。

這樣一來二去,牠開始拒絕吃狗糧,每頓飯非吃「狗不理」包子不可,而且要全肉餡的,稍微加點白菜都不吃。我知道寵愛不是調教子女的好方法,其實這個道理對狗也照樣適用。可是沒有辦法,我在不知不覺中,被巴赫感化了。沒出兩天,我和巴赫之間,就建立了牢固的感情基礎。(三)

中國

上一則

上海蔦屋書店開張 展出最貴5萬美元套書

下一則

無緣無故?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