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律師追夢拍片 評族裔偏見

不給英女王時間準備!皇室跟觀眾同步看哈利梅根專訪

哭聲,笑聲(下)

甘和栗路/圖
甘和栗路/圖

寫了文字,當然還得配圖,白露故意發兒子和一個紅髮女孩同框的照片。發完了,還不過癮,又在下面寫了一段:「我為你們驕傲,可愛的孩子們,你們的微笑點燃了青春,善行溫暖人間。」

發完朋友圈,即刻有大學同學問:「那美國女孩是你未來的兒媳嗎?」

白露淡定從容地回應:「我是個開明的媽媽,孩子們的事我從不過問。」

她知道,她的前閨蜜和前男友已經看見了,她知道他們不好受,但她管不了。從前的那些傷痛和恨,重重疊疊,在午夜夢迴時變成一條蛇,突然咬她一口,他們感同身受過嗎?

羅衣聽見白露連說好幾遍「感謝病毒」,病毒讓多少人失去了生命、多少家庭悲痛欲絕,她為什麼跟世界反了方向?病毒幫她擋住了噴湧而出的悲劇預告。一場席捲全球的災難,居然有人在笑,但更多的人在哭泣。羅衣不敢相信,歡歡的眼淚也流成了河。

病毒把歡歡的先生帶走了!她的生命那般完美無瑕,誰誰誰說過,她頭頂幸福的光環。但是上天說收回就收回,居然不打一聲招呼。羅衣記得很清楚,當她領著一群工人在歡歡家安裝隔離房的時候,歡歡的女兒還在義大利。義大利的疫情比美國先爆發。又過了些日子,歡歡的先生把女兒從機場接回來,從機場到家有一個半小時的車程,沒有開窗透風。到了第三天,他整個人就不對勁了,全身乏力,還出現了乾咳和腹瀉等症狀。

歡歡的先生是醫院的神經科醫生,平日在醫院採取了嚴密的防範措施。到底是女兒傳染給他,還是在醫院被傳染了?總之,他的核酸檢測呈陽性,他拿了藥後在家隔離,女兒也在隔離。女兒的檢查結果也是陽性,但是健康正常,屬無症狀感染者。

隔離的第七天,歡歡先生在半夜突然出現呼吸困難,救護車送到ICU後,沒有搶救過來。還沒來得及說一聲再見,從此與親人陰陽相隔。

疫情期間,葬禮只能從簡。最後的告別,只有牧師和歡歡,還有她的兩個兒女。歡歡的眼裡沒有淚,乾乾的、空蕩蕩的,暗黑的兩個洞。從前的臉像鮮亮圓潤的蘋果,現在嚴重變形,成了蘋果乾。

當棺材慢慢入土時,歲月江河翻滾著、呼嘯著,朝歡歡湧來:他第一次牽她的手、第一次擁她入懷,彼此都獻出了初吻和最純真的情……歡歡撕心裂肺叫了起來,撲過去,要和先生一起入土,掙扎中被兒女死死抓住了。

白露在電話裡對羅衣說:「我應該去安慰歡歡,至少應該給她一個肩頭,讓她痛哭一場。但是病毒擋在前面像高高的牆,我和她無法見面。」

羅衣說:「我前天戴上口罩,去見了她,整個人憔悴得……唉,我真不敢看她。」

白露說:「你膽子真大,這個時候還敢去見她。」

羅衣說:「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,歡歡的現狀很糟,需要身心康復。她同意我們的建議,拿掉一個隔離房,再安放一個四面通風的隔離亭。我給她安排了social worker,是一家民間機構贊助的項目,為新冠患者死者家屬提供的免費服務。」

白露說:「病毒雖然可怕,但是幫你們公司蓬勃發展,病毒後面有哭聲,也有笑聲。」

羅衣聽了,很想回她一句:我記得你說過好多次「感謝病毒」。但是羅衣什麼也沒說。茱莉亞的短信來了,她匆忙掛了白露的電話。

茱莉亞在電話那頭笑得爽朗,她有一堆合同需要羅衣的協助,這些都是政府資助的項目:幾家公立學校,不僅需要安裝隔離小房,還需要購置安裝了隔離玻璃的課桌。還有陸軍基地的活動中心,需要大量隔離玻璃的餐桌。對了,醫院還有一筆大單,如今醫院有的是聯邦資助,錢多得像潮水……

茱莉亞囑咐羅衣:政府項目不會討價還價,更不會欠款,我們必須抓緊時間。病毒若是跑了,項目也就沒了。

兩萬美元的獎金打到羅衣的帳上,羅衣有些茫然,病毒是應該滾蛋,還是留下?她想起茱莉亞的笑聲,歡快明朗,慢慢的,從高處落下來,混糅了歡歡的嗚咽聲。(下)

義大利 美國 疫情

上一則

身邊的○○七

下一則

群眾創造「毛語錄」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