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世界OnAir/台灣女生孤身闖戰地 撥開以巴煙硝迷霧

「他不是普通華人,他選過總統」華裔選民票投楊安澤

中原女人(二七)

老闆熱心地幫她記下警察局地址,指點著告訴她怎麼走。老闆這一番行為,倒讓她過意不去。平時,大家都恨老闆壓榨。前一陣,小帥曾來農場把老闆罵了一頓,說他剝削工人,工資低、工作強度大。老闆當時悻悻地對她說:我都不敢雇你了。

她這會兒理解了「同胞」兩個字的含義,從工友到老闆都見不得她被洋人打。

在警察局,警察問了詳細經過,做了筆錄。女警讓她脫了衣服,對她進行身體檢查。身上青一道、紫一道,到處有血痕傷疤,聽說她被拉倒頭撞在地上,又安排她去做了頭部掃描。

警察告訴她,像她這樣情況,不能再回家,如果沒有地方去,可以送她去女子避難所,那裡住的都是遭受家暴的女性受害者。

她心頭一酸,連連點頭表示願意去。不知道英文該怎麼說,不然真心想說感謝政府。

女子避難所的社工來接她。她原以為社工是像國內居委會大媽那樣的人物,來的卻是一個年紀不大的斯文女人,怎麼看都像大學老師。

社工米亞平易近人,帶她坐警車去女子避難所,在路上,問她有沒有錢、帶沒帶洗漱用具。她說,半夜跑出來的,什麼都沒帶,錢也留在住的地方了。米亞馬上跟警察說,改道去拿錢、拿東西。

「不!我不想去!」她驚恐地說,彷彿昨夜的噩夢還沒結束,「我丈夫在家裡。」

「別擔心,有警察在,誰也不會傷害你。」米亞拍拍她的背,讓她不要怕。

到地方了,平時總拉上去的車庫捲閘門,一反常態落下來了。(二七)

警察 家暴

下一則

登春晚8分鐘暴紅 劉謙魔術耍出北京億萬豪宅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