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法醫:心臟病和毒品並非佛洛伊德直接死因

滴滴出行傳秘密遞交美IPO申請 估值有望達千億美元

教堂外的毒葛藤(五)

她不能忘記他們的第一夜,那麼完美、那麼誘人,她總是回想起那個夜晚的點點滴滴。一想起他的觸碰、他的撫摸,她就覺得身子骨發癢。她不知道自己迷戀的是他的身體,還是他的人。但那又有什麼區別呢?女人因性而愛是一件羞恥的事情嗎?她覺得她已經從肉體到精神、從皮毛到骨頭,完完全全被這個男人蠱惑住了。

然而,她想起他長久的沉默,又覺得不平、覺得憤怒。她終於忍不住,給他打了個電話。我受不了你的沉默。她說,我要見到你。你確定?她沒有作聲。好吧!他說,聲音很輕。他們約好在一家旅館見面。

依然是那麼銷魂,她拿起他的手放在胸前,她有多渴望他的撫摸。她沉醉其間,他並不是她第一個男人,但他卻是第一個讓她深得性之魅惑的男人。他太懂得女人了,他的手、他的唇,甚至是他的頭髮,都知道怎麼觸碰一個女人──他的智商似乎也用到了如何鑽研一個女人。

她被酥軟的快意托起來,像是漂浮在雲朵之上,她的輕喚細長而迤邐。她嘆息:真好。他撫摸著她的臉,你真好。比她好?她問。他沒有作聲,她覺得自己好傻。

他起身把帶來的柚子剝了皮遞給她,她的眼淚差點又要掉下來。這個男人,細心體貼,記性又好,她說過一次最愛吃柚子,他居然記得。他似乎是一個矛盾的結合體,那麼任性、那麼不負責任,又可以那麼體貼入微、那麼用心。那麼肆意,又那麼靦腆。她想,這樣的男人是魔鬼,還是天使?(五)

天使 旅館

下一則

倫敦交響樂團指揮拉圖「跳槽」德國 衝擊英古典樂界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