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罵「亞冠病毒,真該揍你」 嫌犯被捕 控以仇恨犯罪

報復華府制裁 俄羅斯將驅逐美外交官和制裁官員

中原女人(二四)

她一聽是車庫,不大情願。本來現在的居住條件已經很差了,兩個人擠在一間本該單身住的小房間,再搬到車庫,那還是人過的日子嗎?

小帥說,那是他朋友家,朋友的媽媽一人帶著幾個孩子,也不富裕。搬過去算是讓他們增加一點收入,自己也能省錢。

言辭懇切,她不想跟他鬧彆扭,答應了。

這家的兒子是小帥的高中同學,同學有個妹妹還在上中學,兄妹倆都不像肯讀書的正經孩子,家裡經常一幫半大少年、少女聚在一起抽菸、喝酒。搬過去之後,小帥回到那些狐朋狗友中間,如魚得水,跟他們一起吃喝玩樂,說著他們愛談的話題,開心得很。

好幾次,她下班回家,他們一群人坐在門口鬨笑。她聽不懂他們滑溜得像泥鰍的英文,看他們的眼神、他們的表情,知道他們在取笑小帥,笑他怎麼娶了那麼一個「老女人」。只有小帥一個人不笑,要嘛臉漲通紅,要嘛眼望別處,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他是慢慢變了。先前裝卸工的工作辭了,去汽修店做學徒工。工資雖然不高,但是政府為了鼓勵就業,對學徒工給予補助,加起來也還不錯。這她是贊成的。但是,沒過三兩月,他說不喜歡,把學徒工也辭了。

跟他那些狐朋狗友們混在一起後,他也懶得找工作,像個紈褲子弟,每天吃吃喝喝、說說笑笑,沒錢了就伸手找她要,反正她掙了錢也不怎麼花。

她成了什麼?不但要噓寒問暖,照顧他的生活,還要低聲下氣拿錢給他。每次回家,他跟朋友在一起談笑風生,遠遠見她就把臉轉到別處,像不認識她一樣,她覺得自己簡直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。(二四)

就業

下一則

華裔書法家祖孫三代 登時報廣場大屏幕籲保護地球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