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台確診+174再添26死 致死率3.7%創新高

加州6.15重啟 有人雀躍萬分 有人難以適應

塔吉克的火雞(四)

他很快就找到個超市夜班清潔工。每天晚上下課,直奔超市上工,推著笨重的洗地機洗地,清廁所、儲藏室、冷凍庫,早上超市開門前完工下班。這是體力活,他年輕有力氣沒問題。半夜上班沒公交車也難不倒他,天氣好時他慢跑一小時,下雨走路,多一倍時間。晚出早歸,辛苦骯髒的工作,美國人不願幹,為了賺美鈔,他拚命幹。

晚間上課,徹夜打工,日夜顛倒,沒有休息,火雞忙得想家的時間都少了。偶爾周末還會一個人依在陽台欄杆,看夕陽、看西方。

「我喜歡晚上工作,責任制,沒人管。工作時數多,工資也多。」他和珍妮絲在陽台聊天時說。

「你收入多了,看來還是不寬裕。」珍妮絲關心地說。

「收入多了,我成了提款機,妹妹結婚要我幫忙,弟弟考上莫斯科大學的學費、老家整修房子,各種名目都向我要。每次發工資全匯回去,只留下吃飯錢。」他向珍妮絲抱怨。

「你賺錢那麼辛苦,應該多留點給自己,跟他們說提款機當機了!」珍妮絲半開玩笑地說。

「不行!咬著牙也得給。我當初來美國的機票、學費、生活費,都是他們五十一百湊出來的,他們的血汗錢。我有能力賺錢,不給他們,自己問心有愧。」

「我一個人賺錢一個人花,哪天你到台灣,我招待你。」經過幾個月,珍妮絲和火雞能用流利英語對答。

半年多火雞修完了英文學分,進了社區大學。還是沒日沒夜地一面打工、一面上學。(四)

美國 台灣

下一則

《老照片說故事》岳母的獎狀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