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直播/中國神舟12號發射 3太空人升空

捍衛全球最低稅率 葉倫:不會給中國任何特殊待遇

小鎮車站(一○)

老沐想起來,其實她的人生裡,也有過一個有趣的插曲,在第一任丈夫和現任盪之間,她也有過一個love的,於是又非常「干粑獃」地說起了她的第二個男人。

她是在酒鬼的喪禮上認識他的。酒鬼躺著呢!他們兩個站在躺平了的酒鬼旁邊。老沐豎起了兩根食指,這樣的。彎曲了指尖,打了招呼。男人長這樣:老沐用手指把兩邊眼尾往上拉,細長眼睛;又在自己的臉外畫方框框,方形臉。

「Tokyo?Again?」輪女人問。

「不,是那個洋蔥總在特價的地方。」老沐說:「妳知道嗎?Onion-on-sale?」

輪女人「哇」了一聲,點頭。「洋蔥總在特價的地方。」她伸出兩根手指,「是第二任husband嗎?」

「No. No husband.」喪禮上是站著認識的,之後,回去就躺到了一起。這樣,兩根食指並排放在一起。但是,「No,哆西咪啦唆發來。」

輪女人明白了。「Love. Not husband.」

老沐也笑著晃盪腦袋。那個高麗洋蔥睡了她,卻沒和她結婚。來美國多年,現在的老沐也不同剛出國門的土包子,已然非常西化了。男人睡了她,但沒有娶她,並不表示她就吃了虧。吃虧的是,高麗洋蔥捲走了她大半的積蓄。

那些下作的女人,怎麼說來的?那天她應邀去月娘家。月娘住在伯爾本,離盪住的山區很遠,比她工作室所在的聖蓋博還要遠。因此老沐很少出現在月娘家的女人宴上,那些瘋女人一時沒認出她來。然後,她們就說起了一個新婚姊妹的傳言。(一○)

美國 聖蓋博

下一則

莎翁今夏返中央公園 外百老匯4月回歸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