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CDC今將收緊口罩建議 打了疫苗在室內也要戴口罩

體操天后拜爾絲:我沒受傷,只是傷了一點自尊心

小鎮車站(九)

初熟的男子有了自己的家,乳房是他們後代的食物,滋養他們生命的延續;熟成的男人,更會物色各式的乳製品「食物」,大的小的、挺的垂的、硬的軟的,只為純然享受食物的美好滋味。老沐言而總之、總而言之地概括道,那裡是他們的food。No food, they die.

輪女子笑著說,是的,沒有這個,他們會死的。然後,她的love走了。她不知道他去了哪裡,是過了一個山頭,還是兩個山頭,抑或是過了十八道山,可以遠目海水的地方。

老沐嘆了長長一口氣。輪女人的故事也真悲哀。

盪也說過自己的故事,就是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灰綠色鈔票,然後說「No」。再指一指電視上的漂亮女人,再「No」一次。這就沒了。

老沐大約明白他說的意思,大約是:沒有鈔票,沒有女人。但是不知道前後兩句話之間的聯繫。是說,因為沒有鈔票,所以沒有女人要嫁他?還是,他的女人,都是花鈔票買來的。因此沒有鈔票的時候,就沒有女人了?還有一個可能,兩句話之間沒有聯繫,只是陳述一個事實,就像她是沒文化的人一樣。盪,沒有鈔票,也沒有女人。

只怕第三種可能最大。盪若有鈔票,是不會找她的;盪若有女人,也不會找她的。他不就是一個盪掉、壞掉的人,才會聽從月娘的安排,把年近六十的老沐娶回家的?那時老沐胸前的food已經乾縮得餵不得男人和男人的後代,也早失了乳製品該有的鮮美滋味。多麼無聊、無趣呀!

相比之下,輪女人的故事雖然悲哀,但卻有趣太多了。有酒、有女人,還有十八層山巒外的水波,波波相連到天邊。(九)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