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加國大選倒數一天 杜魯多與對手激烈拉鋸 勝負難定

路透:中國金融機構正為恆大可能倒閉做準備

塔吉克的火雞(三)

顏寧儀/圖
顏寧儀/圖

「又想家了?」阿英問。

「嗯!等我拿到學位,一定要回去。美國雖好,沒家鄉親。家人、親戚、朋友的感情,只有家鄉找得到。」

「好羨慕你有家可想。我來久了,失了根,家鄉已成異鄉。」阿英感傷地說。

「你回塔吉克能做什麼呢?美國隨便打個工,都比那邊錢賺得多。隨遇而安,留下來可能更好。」失去故鄉的阿英,覺得現實比感情重要。

「我的興趣是影藝事業,塔吉克的影藝事業是荒漠。社區大學讀完,我要到洛杉磯的好萊塢學電影,回國開創影視事業。」火雞說出他的理想。

年輕就是好,沒有思想限制、沒有現實考量,也沒有條條框框。阿英雖然覺得他的想法有點天馬行空,又不知該說些什麼。

「好像有人說要當導演,我可不可以報名當演員?」珍妮絲穿著睡衣,推開玻璃門走出陽台說。

「珍妮絲,時差調那麼快。現在是台灣凌晨,你就醒啦!」阿英轉向詫異的火雞說:「我來介紹一下,珍妮絲,昨天從台灣來的,來學英文。」

珍妮絲伸出手,火雞遲疑了一下,也伸出手和她握了握。珍妮絲和火雞說英語,她兩人英語都不好,但能溝通。阿英回到房間,留他們倆在陽台說話。

「來美國就不一樣,昨天我和火雞聊天,剛開始還結結巴巴,後來越講越順。英語進步好快。」第二天珍妮絲和阿英說。

「他一個人在這裡,妳和他多聊聊,多講英語,進步快。」

隔幾天,火雞下班哭喪著臉,對在陽台的阿英和珍妮絲說:「麻煩了,老闆要我離她女兒遠一點。我又沒有怎樣,是她女兒老纏著我。」

「他該管他女兒才對吧!管你幹麼!」

「他女兒不理他,他才修理我。」

「你愛上安娜啦?」阿英覺得奇怪。

「沒什麼愛不愛的,她才十七歲。長得倒是挺可愛,個性也開朗。」

「愛就說愛,年齡不是問題,羅密歐和茱麗葉不也才十六、七歲。」

「哈珊說,他們原是巴勒維王朝的貴族,被柯梅尼推翻後流亡美國。他們貴族,嫌我是窮學生,不准我們來往。」

「什麼時代了,還那麼封建,沒想到美國也會有這種事!」阿英說。

「我又沒怎樣,只是和安娜多聊了幾句。」

「你以後少理安娜,要聊天找我。」珍妮絲在旁插嘴,三個人都笑了。

又隔幾天,情況真的慘了。

「我被開除了。我都盡量避著安娜,老闆還說我引誘她。今天結了工資,叫我別來了。」火雞表情沮喪,感覺上他喜歡安娜,一個剛開始的戀情結束了。

「開除,常有的事。老闆對我不滿,我先辭職,不給他機會。你年輕肯幹,找事容易,不怕。」珍妮絲在台灣職場工作多年,經驗老到,有時候和火雞說起話像大姊。

「我在塔吉克結過婚,有個三歲女兒。怎會和個小女孩談戀愛?」

「你結過婚!看起來那麼年輕。」珍妮絲不敢相信。

「我們結婚早,有十五、六歲就結婚的,我算晚的了。」

「老婆呢?在塔吉克?」珍妮絲問。

「離婚了。出國前就離婚了。」

「你不愛她?」

「愛,現在都還愛。她在塔吉克,我要來美國。離婚是她提出的,她說以後相隔數千里相見不易,不如趁早離婚,彼此沒牽絆。」火雞艱難地說出埋藏在他內心許久的祕密。

「她個性果斷!」珍妮絲同情地說。

「妳說的對,她好強又果斷。我們那裡是一夫多妻制,女人大多溫順認命,少有像她這樣的。我就是喜歡她這點,可是理想和現實之間,總要做出一個選擇。」火雞臉上表情複雜,像悔恨又像埋怨。

火雞還是每天黃昏,忘我地看日落,看夕陽西沉,遙遠的天邊有他太多牽掛和難捨。(三)

美國 伊朗 台灣 美元 導演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