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桌球單打最後希望 「紐約媽媽」劉娟止步16強

拜爾絲因「醫療原因」退賽 美女子體操團體賽輸俄國

小鎮車站(八)

那個男人把自己灌成這樣,然後就走了。其實他除了喝酒,什麼都好。可是,這一樣的不好,把全部的好都帶走了。

有了上回的教訓,輪女人這回輕輕點觸按鈕,輪椅緩緩前滑,快要融化的輪胎抵著老沐的大腿停了下來。老沐睜開眼睛的時候,看到輪女人低垂的眼睛裡泛著淚光。

輪女人聽懂了她的故事,而且都快哭了。她記得無籽西瓜的故事說完,弟媳笑了出來呀!還露出了整排的糯米牙。難不成她本色的故事比文化人的無籽西瓜故事,更好聽嗎?

老沐突然覺得,死去的第一個husband也沒有把全部的好都帶走。他活著的時候,總是那樣「干粑獃」:笑的時候,如果妳剛好面對著他,可以看到喉嚨上方懸膽形的垂肉;吃拉麵的時候,吸塵器般呼嘯著,一瓣小蔥花也休想從麵湯上逃走。其實她也可以這樣的,只要「干粑獃」的把動作做足,除了手之外,還可以配上腳和身體,頭腦在晃盪的空檔,也可以一起來幫忙。輪女人聽懂了,其他人也會聽懂的,她以後和這個世界就沒有語言障礙了。

真的。輪女人不但懂了,還進入到她的語言體系中,也掏心掏肺似地比劃起來。她說,她的第一個love,也喜歡「咕嚕咕嚕」把酒往嘴裡倒。然後,喜歡這裡!她用力把胸部往前挺,雙手窩成杯狀,懸空扣在兩個乳房的正前方。

老沐用力地點頭。為了表達她同意得不能更多,老沐勉力做出世上最難的動作,得把頭像拉牛似的,往縱向拉。哪個男人不喜歡這個!對男人來說,乳房是食物。幼年的時候,母親的乳房滋養了他們的身體。(八)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