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/美高球選手謝奧菲勒奪金 一圓父子夢

東奧/拜爾絲再度退賽 放棄自由體操單項比賽

小鎮車站(七)

她的日籍前夫清醒時,是一個正常的兩倍體瓜,喝完酒之後,就膨脹成了四倍體瓜,所以平均下來是一個三倍體西瓜。這個三倍體可以給她授粉,卻不能讓她懷孕。就這樣的,後來她也成了一粒無籽西瓜。

弟弟那樣的文化人,總有點本事:什麼事到了他那兒,就變得有趣極了。但在這個大太陽快把輪胎曬化變柏油的中午,要把無籽西瓜的來歷演給輪女人看,單單兩倍體、三倍體、四倍體這幾個字,就叫難度陡增了兩倍、三倍、四倍。不然,不說高科技的部分,只把原本的故事本色地說出來,好打發了火車進站前的時光?

於是老沐說道:「我的第一個husband是日本人。住在東京。就是這樣的。」老沐不斷比出鞠躬的動作,又比跪在地上聊天的動作。然後她看到一輛速霸陸從月台後面的馬路上經過,她迅速指著車子。

輪女人點了頭:「Tokyo。」

老沐連連點頭。第一個husband是東京人。見人都要鞠躬,老沐把身體彎成九十度。但是一喝了酒,就不一樣了。老沐握著一個不存在的酒瓶,往嘴裡倒,然後把身體盡量往後折。她覺得腰再下一點,九十度都快有了。一把老骨頭,先是前折再是後折,一個趔趄,眼看著就要掉下月台去。

輪女人想要接住她,慌忙中按電動按鈕的力氣過大了一點,撞上老沐的身體,連忙按下停止鍵,輪椅險險止在緊貼著月台黃線的地方。老沐跌坐在輪女人身上。

輪女人拍了拍老沐的身側。「Okay. Okay.」

老沐起身繼續說道:「第一個husband不okay的。他把自己喝掛了。」她躺在被太陽曬得暖暖的月台上,閉上眼睛。(七)

東京 日本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