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爆料新書:川普去年染疫病情急轉直下 白宮措手不及

韓媒:中企囤貨 狂掃半導體製造設備

中原女人(一五)

她怒了。對著看守鐵面無私、毫不通融的面具臉,她的倔強勁上來了,哪怕我犯了死罪,也得讓我見家人一面吧!

「你們要是不讓我見我丈夫,從現在起,我就不吃飯、不喝水。」

看守沒理她。

第二天,看守見她果然開始絕食、絕水,把她換到一個單間,按時送三頓飯來。天花板上有個攝像頭監視著她,看她到底吃沒吃飯,也怕她自殺。

不吃飯還好,不喝水卻真讓她受不了。她開始頭暈眼花人發虛,站不起來,只能躺著,胃裡像有火在燒。

第三天,她就是想起也起不來了,一直躺在床上。

來了一位穿白大褂的女醫官,給她做簡單的檢查。

「還是吃點東西吧!」醫官不像看守那樣冷酷無情,量著血壓,好心勸她,「身體壞了,怎麼再見你的丈夫呢?」

「如果他們不讓我打電話,我不會吃飯的。」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,只覺得不讓見家人沒天理,死也要爭一口氣。

醫官走後,看守又來了。

「起來,現在把你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去。」看守唔哩唔嚕說了一個地名,她沒聽清,也無所謂。只要不送她去飛機場,哪裡都一樣。

到新地方,進了小房間,屁股還沒坐熱,有看守來叫她:「出來吧!帶你去打電話。」

她又驚又喜,馬上有了精神。

進了一個空蕩蕩的房間,裡面只有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,桌上有一台電話機。看守示意她拿起電話機,就帶門出去了。

「喂,你好!」她聽見電話裡小帥的一聲「哈囉」,眼淚「唰」地流了下來,哽咽著不能說話。

「喂喂!是你嗎?你在嗎?」那頭小帥急切地問著。(一五)

血壓 機場

下一則

找媽媽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