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新書爆川普鏡頭前作秀 私下討好普亭:假裝對你強硬

美鐵翻覆 罹難喬州老夫婦慶「金婚」卻搭上死亡列車

活蛤和火鍋(下)

徐至宏/圖
徐至宏/圖

端看距離那些對立之物有多遠,她既渴望,又排斥,對男人、對正常。感情上她是小孩,也是大人,是受害者,也是活該受罪者。

這些問題關乎過生活,是日常性的,跟活下去不太一樣。

按照媽媽說的做,她可以活下去,可不太能過生活。一旦深入意想自己同男性交往的樣子,例如帶回家吃飯等等……就好像宣告自己是有性的能力的。

就好像那是不用教的事,年紀到了自然會懂。

想到家裡人欣慰、沾沾自喜道「她懂了」的模樣。不須言明、豁然貫通的承襲式喜悅,惡寒的惡心就又湧了上來。不,她不懂。

她不是不能與男人做愛,只是無論她做什麼,最終都將是家族壯大的養分。是種里程碑,是以婚姻為手段的目的。

男人們說:妳比我想的還要保守,然後將她拋棄。

她沒有感到痛徹心扉的哀愁,不過又這麼來到的那一天晚上,她會放滿一整個浴缸高溫的水,湮沒剎那皮膚泛紅,隔著透明的水氣抖動盪漾。

把整個人都埋沒進去,耳朵溺水般接連冒出氣泡,嗶嗶啵啵的騷癢。那裡很敏感,她想,我怎麼會保守呢?

熱水湧進來了,說不準跟進入的感覺一樣。她到時候一定也不會有什麼感覺,只是被撐開,燙熟一般大張著嘴叫。下巴牽動耳內關節錯位的發麻感。

蛤蜊們一個接著一個打開了。

媽媽憂心地望著她,不時從鍋底被掀攪起來,象徵年齡的紋路無動於衷。可她不能多問什麼,如同哥哥的事從某一時候就不再提了。然而她仍真切憂心她日漸的孤僻,好比當初恐懼她會意識到進而無能承受的那些。

她那樣不行啊!媽媽想。脫軌的人生要用相應的正確來導正。她要的是愛,慈悲卻能戰勝一切的力量。

親身體會過一次,她就能懂得,並輕易跨越目前為止所有的困難。

帶著溫柔的執拗,媽媽替她找了一個相親對象。

她沒拒絕,渴求蠢蠢欲動,像對一往無知的總結。

兩人相約在訂下的火鍋店。

她感嘆火鍋的神奇,那樣廣大的涵蓋性,一覽無遺對方的全部。檢視最細枝末節,從飲食偏好推論人格特質,對盤就說合拍,不對盤就說互補。食、性、愛。

他們各據有一小鍋,說不上生分或親暱。他傾身詢問:

「呃,你有要吃什麼嗎?」有些言不及義的笨拙,讓她自己和店員點了餐,才比畫著手上的菜單。護貝面在燈光下流動著白亮的光,她想起浴室的燈泡。

「喔,我還沒問你點了什麼。」

「我吃素,呃,如果你想知道的話。我有點不想別人驚訝。」

她恍神了下,各種意象漸漸抽離,媽媽大概喜歡這種人吧!

「不會,倒是我在你面前吃肉可以嗎?」

「呃,沒有,不批判、不批判。」

他無意識抓了抓頭:「吃是很重要的對吧?」

對,光是一個男人剝除了食肉慾,就令她如此安心。

「怎麼會想吃素呢?」

「應該說我原本就沒有很喜歡吃肉,對……」

話題行進間餐點上來了,火鍋準備速度快,在將料統統下鍋前,雙方還得以不用講話。肉裝在底下鋪著冰的盤子裡,她發現另一白塑膠菜盤上放了兩顆蛤蜊,沒有人能幫忙吃。

那一直都在,只是有時她能不去看。共犯,交付他人的不知情。

他問:「呃,我沒有讓你不自在吧?」

她搖了搖頭,找不太到話解釋:

「我稍微能懂的,畢竟那是活生生的動物對吧!想到就有點──」

「對。」他說:「感覺不太道德。」

「你說不批判……」她一時被刺中了,話到中途卻轉而問:

「為什麼不會去批判?」

「我不是那意思啦。呃,怎麼說,就只是選擇做不做而已。」

「說不道德也沒關係。」她向他闡明。猶豫了一下:

「像我,我就接受不了別人吃蛤蜊。你知道蛤蜊是活著丟下去煮的嗎?我覺得那很惡心。我以前不知道,所以現在有陰影。」

「哦……我是想啦,去做會讓人痛苦的事和不去做會減少人痛苦的事是兩回事。」

他話忽然多了起來:

「重要的是,知道以後決定要做與不做吧!這就是對痛苦的想像啊。傷害的事還是會有人去做……啊,會減少傷害的事有些人只是不去做而已,就只是這樣。」

彼此安靜下來,她將蛤蜊放上肉盤,他看著,喃喃:

「我不太會說話,不是要讓你有罪惡感,我說的有些人就是指有些人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她回答。

這時盤子裡的蛤蜊,或許因為溫度太冷,倏地動了起來。

他倆靜謐地望著,蛤蜊從殼邊探出了白軟的肉,吐舌似地一點一點前行。(下)

高溫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