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:全美55.9%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

台增78例本土確診、死亡6例 陳時中:雙北高風險

小鎮車站(二)

王幼嘉/圖
王幼嘉/圖

她也記不得究竟是哪個說的,大概就是說,在床上的時候,只要把自尊同衣服一起丟到旁邊去,男人想要什麼,就給他什麼;想怎麼樣要,就怎麼樣給。只要這點功夫做到了,剩下的日子就省心了。妳要什麼金啊銀的,男人不給妳啊?就算要江山,他們也是願意的,假如他們掏得出來的話。

這話一說,也就十年了。男人前幾年開始戴著氧氣罩睡覺。他還要什麼、怎樣要,都只剩下了餐桌上的。是從那時起,他開始堅持每餐必須美國食物,堅持得好像一個癡心的戀人,非卿不「取」。

老沐起初還不知道,想說,別的中華食物不說,至少老北京炸醬麵偶爾一次,盪還是可以接受的。直到那天,她像過去一樣,又端上老北京炸醬麵時,盪卻皺起了眉。

他用金屬叉子挑了一個小蝦米,哼哼著「baby」。老沐知道他的意思,連蝦米北鼻,你們華人也吃。還不只這樣,他隨即又挑起了堅強豆腐,老沐總用美國超市裡的特別堅強豆腐炸一炸,當作豆乾用,哼哼著「grandpa」。老沐自然也懂得他的意思,連豆腐爺爺,這麼老的豆腐爺爺,你們也吃得。

到這裡,盪還沒done完哩。他繼續用叉子攪著把北鼻和爺爺混在一起的豆瓣醬。這個老沐也懂,即便是沒有種族歧視的白人,但對食物中的黑色,絕對是十分歧視的。對他們來說,什麼黑醬油、黑豆瓣醬、黑芝麻糊,都跟黑乎乎的皮蛋一樣恐怖。彷彿吃下之後的下一秒,就會在他們的肚子裡孵出一個黑色的小魔鬼出來。

此後,他們的餐桌就變成這樣了:桌子的那頭,是美式炸培根加生菜沙拉的白人保留地;桌子的這頭,是老北京炸醬麵的華人飛地。和平共處,各不相擾。若不是幾個月前,老沐的頭出了一點問題,這張有保留地、有飛地的餐桌,是可以平平穩穩直到地老天荒的。

幾個月前,老沐的頭開始不由自主晃蕩。剛開始也不覺得怎麼受影響,她甚至還有點小竊喜,不是從小沐一路混到老沐,最少做的一樣事就是搖頭吧!弟弟的腰子病是富貴病,得好生養著,家裡不夠開支的,妳去打點零工?弟弟雖然身子弱,卻一路念到了清華,若出了國,大概更是站到金字塔尖尖上了。妳去東京打工,聽說那裡薪水天文數字一樣的高?

不管願意還是不願意,沐總也是先點了頭再說。那天對著鏡子,看著自己的頭一直搖、一直搖,老沐幾乎都快要笑出來了。這下好了,管他什麼的,不管是回到北京的弟弟打電話來,說侄孫要進貴族私校,每月和之前侄子上自費大學開支幾乎一樣,還是盪說這餐不吃了,他要把這局賭完,下一餐吃兩份培根生菜沙拉,她都可以先晃蕩一下腦袋。多威武啊!

她沒想到,對點了一輩子頭的人來說,突然搖起頭來,身體其他地方卻還不知道如何協調哩。後來,她就常常跌倒,最後一次把小腿骨折到了。盪送她去醫院打了石膏。回來在床上躺了十來天,她真是躺到連厭世的心都有了。

原因說出來沒人信的,那就是她太想念炸醬麵的味道了。實在想得狠了,以致她覺得,不然,有碗炸醬口味的泡麵冒充一下也是好的。盪去了一趟超市,回來告訴她,沒有。沒有泡麵的。

怎麼會呢?沒有蝦米寶寶、沒有豆乾爺爺,只有一團在實驗室裡調配出來的要黑不黑、要黃不黃、要紅不紅的醬料包,還有炸過之後,一泡水就軟不拉嘰,沒咬勁、沒嚼勁,且也不絲般潤滑的麵體,連這樣簡陋的一小碗中式麥當勞也沒有?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?

在那個下午,老沐開始研究起窗外的群山來。她好奇那一層又一層的山脈,到底是有多少層?一個、兩個、三個,一點也沒有誇張,不多不少剛好十八層。然後她瞬間明白了許多事,就像別人說弟弟的,書讀到某個程度的時候,就會讀通了,明白了天下所有的道理。

數到十八層山脈的瞬間,也是老沐醍醐灌頂之時,許多的道理一下子都想通了。比方說,為什麼總要說十八層地獄哪?因為十八層下來,那真是到達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層次了。還有啊,愚公那個蠢貨為什麼總要移山哪,還不就是因為山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阻攔嘛!(二)

北京 種族歧視 美國

下一則

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「玩具醫院」延續玩具生命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