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國疾管中心:Delta變異株傳染力堪比水痘

華郵:川普是否履行捐出總統薪水承諾 儼然成謎

遇(四)

「我不能就這麼饒了他呀!這些年來他一直對我隱瞞,難道他不應該受到懲罰嗎?」

「這我不能回答你。但是如果你想感覺好點,您可以考慮原諒他。」

「那我不想感覺好點。」

「如果你是想找一個盟友,在這裡是找不到的。」珍妮說,「我不站邊,只是在問你一個簡單的問題。」

「我需要一個答案!」女人狂吼起來。她對珍妮的回應很不滿,卻沒有掛電話的意思。珍妮讓她在線上說了幾分鐘,終於切換到另一條線。

這個女人幾個星期後又來電,稱自己為「被老公背叛的女人」。珍妮從她的聲音和語氣認出她,而不是她對自己的描述。因為來電的人說自己被老公背叛的,不只一個。

「你現在可以原諒他了嗎?」珍妮再次問。女人重申不能,憤怒地掛了電話。

又過了幾個月,女人再次來電,珍妮說:「我最後一次問你,你願意原諒他嗎?你能把他看作一個慈愛的父親、一個親切友善的人嗎?」

「不,他抹去了我所有的美好回憶。我寧願他死,也不原諒他!」女人說道,語氣又冷又刺。

「好吧!」這回珍妮先掛了電話。

女人沒有再打電話過來。過了幾個月,珍妮在街上遇到一個老朋友,從她那裡得知,那個女人是她的姑媽,已經死於癌症

二十年後,珍妮已經不在電台了,但仍然有很多人喜歡找她傾訴,通過電話、電郵、短訊、視頻各種方式和她聯繫。

大多數人並沒有在尋找答案。他們只是想在別人面前聽到自己的聲音,重申自己的困擾。對於真正想要答案的人,珍妮會坦承地說:「我沒有答案,答案在你那裡。」(四)

癌症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