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坦承拜登國慶日目標未成 白宮下修標準衝刺年輕族群

權威消息人士證實 秦剛將接替崔天凱駐美

偷自行車的人(一二)

夏天,最舒服的地方就是地下室,涼爽宜人,比一家人擠在一起受用得多。

但今天小濤突然說話了,他說:我們為什麼去溫哥華,那裡比這裡好嗎?我不想去。我不去,雅迪娜也不該去。

濤哥和小林在那一瞬間有些出乎意料,他們相互看了一下。他們說:溫哥華有什麼不好?你沒去過,你怎麼知道不好?他們異口同聲,瞬間站成了一條戰線。

他們從來都是這樣,本能地這樣。他們站成一條戰線,對抗父母和孩子。因為要對抗父母和孩子,他們相互對抗的越來越少。但如果不對抗父母和孩子,他們會不會有矛盾?他們沒有想過。生活已經足夠他們焦頭爛額,不可能再分心想其他的事情。

那些離異的人、那些有外遇的人,都是溫飽生淫慾,而他們沒有那份閒心。他們目前能做的就是擰成一股繩,把日子進行到底。

小濤站起來,他長得很高大,也許是鮮卑祖先的關係,也許是濤爺的紅燜羊肉做得太好吃。嚴家的兒女們都長得高大,臂力過人,不怕冷,冬天他們穿得不多,敞開著衣衫。他們有時連鞋帶也不繫,直接趿拉著鞋就走了。他們身上常帶著牛羊味道,游牧民族的味道。雅迪娜有點胖,或者是嬰兒肥,是大唐美女的標準身材,一個美人胚子。

小濤站起來,比爹地已經高出了半個頭。濤哥如今要仰視,才能看見兒子的臉。

你們從來沒有為我們著想過。小濤說,我不想去溫哥華,我也不想搬走。

濤哥於是生起氣來,濤哥一生氣臉就紅,紅得像關公。他說:我不為你們著想,你吃的是哪來的?穿的是哪兒來的?你的學費是哪來的?我的一生都奉獻給了你們,我還沒有為你們著想嗎?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!他說著就抄起了一盞檯燈,一邊說,一邊比劃。(一二)

下一則

登春晚8分鐘暴紅 劉謙魔術耍出北京億萬豪宅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