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一洲焦點/美劫後餘生下一步、紐時介紹中餐拓荒者

美俄峰會結束 普亭兩項宣布讓緊張關係現趨緩曙光

九月影院(一四)

空氣裡瀰漫著火藥味和燒焦味,街面上亂作一團。月光之下,我看見對面的九月影院不時迸射出火星,而且濃煙滾滾,一些人從影院出來便作鳥獸散。哭聲、喊聲、呼救聲此起彼伏,一切如同災難片的場景。

有人在尖叫:「九月影院爆炸了!」

場面一度失控。到處都是奔跑的人,到處都是哭喊聲。

「有沒有人員傷亡?」身邊的人驚惶而急切地問道。

「整個影院都被掀翻了,四處都是血,斷胳膊、斷腿,死傷無數。」

人們都在往別處跑,竭力要逃離九月影院這人間地獄。我和許逸卻不約而同地往影院裡面跑。地上全是被震碎的玻璃,黑乎乎散發陣陣腥氣的應該是血。進入放映廳,那裡的情形讓我終生難忘。塵土和血腥氣很重,我連著打了幾個噴嚏。前排烈火熊熊,放映廳通紅一片。

藉著火光,我看到近旁的地上坐著幾個人,他們個個呆若木雞。稍遠一點,一個中年男人在奮力往前爬,腰部以下空空蕩蕩,不見雙腿。還有好些肢體不全的一動不動躺在地上,不知道是死是活。場面凌亂不堪,我和許逸都看矇了。

員警很快來了,胡亂拉著我們往外跑。許逸大聲喊叫:「我的同學和朋友還在裡面,你們快救救他們。」拉我們的員警一句話也不說。到了影院門口,他用力推了我們一把,就又返回去了。

台階下面,一個領導模樣的人在焦急地發號施令:「先救沒死的!死了的先不要抬出來!」

梓川沸騰了,所有的梓川人都在悲傷地哭泣。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的家,屋子裡冷冷清清,一個人也沒有。父親和母親很晚才回來,看我呆坐在那裡,他們什麼也沒說。父親拍了拍我肩膀,悄無聲息地進了裡屋。(一四)

下一則

裸女PK菊花畫 蘇富比、佳士得競拍常玉畫作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