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加州德州將安置數千阿富汗人 某些州接納數為零

大法官湯瑪斯譴責媒體 強調最高法院公正獨立

偷自行車的人(九)

如果在多年前她還是語文老師,是不會這樣的。那時她是一個注意儀表的人,但現在顧不上這許多。天太熱,她要熱死了。

來來往往去莫妮卡菜園的人們見到了,也沒有人說什麼。來種菜的中國人多,每家租一小塊地。中國人喜歡種韭菜和豆角,菜園中有韭菜根是一件大事,老太太從左鄰右舍,這個要幾個根、那個要幾個根,現在終於有了三條壟。

我要去多倫多了,她想,這三條壟的韭菜,我要帶著。這樣想時,她感到某種酸楚,金窩銀窩不如草窩,如今草窩也沒有了。中國的沒有了,這裡的也沒有了。

到多倫多只是暫時借住。兒子說。他的目的地是溫哥華,那裡靠海,有許多海鮮。那裡在西部,回國方便,十個小時就可以直航到北京

但是會不會回國呢?她不知道。如今在那塊大地上,她一無所有。

5

濤哥手裡拿一張兒子的照片,他無論走到哪裡,隨身都帶著這張照片。

濤哥打算從熟人開始尋找,雖然不情願,他還是來到劉翔的小店。郁歡看到濤哥很驚訝,她說:你原來有頭髮呀!濤哥就不好意思地笑。

他現在有一頭長髮,還是一個羊毛捲。郁歡說:你應該一直留頭髮,看著年輕好幾歲。然後才問他怎麼回來了,濤哥就說找兒子的事情。郁歡說還真不知道,一直也沒看見他。她建議濤哥去警察局問問。

他曾經去過警察局,警察說小濤十八歲了,是一個成年人。而且與別人有聯繫,說明他不是失蹤,只是不想與你有聯繫。公民有權利安排自己的生活。那個灰眼睛的警察說。他這樣說時候聳一聳肩,愛莫能助的樣子。

兒子不能算失蹤,因為數日之前他曾出現在臉書上,但後來就一直沒有動靜。(九)

警察 中國 北京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