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紐約市長選舉合縱連橫? 楊安澤、賈西亞聯袂競選 周末衝刺同拜票

道瓊重挫逾500點 Fed預告政策轉彎 賣壓或許尚未結束

偷自行車的人(八)

對於離開的理由,她心存懷疑,她不知道濤哥描畫的藍圖是否能夠實現。自從移民到這裡,她感到命運顛簸得越來越厲害。她努力與兒媳相處好,她認為這是一個家庭必須有的和諧。同兒子在一起,總是有所依靠。

不大的一間屋子住滿了人,夏天通風不好,她就在超市裡待著。藥房邊上有一排椅子,她就坐在那裡,有時候坐得久了,感覺有些癡呆。她有時有些恍惚,越來越感到恍惚,她會想起自己的童年,想到老房子,後院裡有一棵櫻桃樹,很多年都不結果子。想起母親,瞇著眼睛看櫻桃樹、喝大葉茶。那時她不明白母親的心事,現在她明白了。

時間呀!濤奶想。張開自己的手掌,一縷光線晃動著,在指縫中漏下去。濤奶喜歡看它們來了又走,她想時間是一個多年輕的小孩,永遠不老,而人什麼也做不了。時間將小孩養大、將自己養老,將母親渡到另一個世界。時間是大力水手。

有一次她看見一個金髮碧眼的姑娘看她,她有點害怕,以為人家不讓她坐在這裡,就下意識地欠起身子。她太胖,行動有些遲緩,她也害怕別人說話,那些洋文她不懂。有時候她感到自己越活越小了,不是身體的號碼,而是她游走在世界中的號碼,原來人們都能看見她。現在人們很少能看見她,她走過去、走過來,好像是對別人無關緊要的。

人老了就這樣吧!她想。

這樣想時,她對自己的要求就放鬆了。比如她不再打扮自己,不在乎衣著,也不在乎行動。天太熱,她就躺在公園的長椅上。那裡常有人坐著,但她四腳朝天四仰八叉地躺著,十分不好看,她也不管那麼多。(八)

移民

下一則

台藝術家舊金山展出「希望」 呼應反歧視聲浪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