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/美高球選手謝奧菲勒奪金 一圓父子夢

東奧/拜爾絲再度退賽 放棄自由體操單項比賽

九月影院(九)

那乞丐已經躺在地上打盹兒,粉筆字間有幾個菸頭和瓜子殼。就算他把自己的遭際寫得再悲傷、再引人入勝,現在也無人問津了。天大的事,在梓川人看來,也不如自家那一地雞毛重要。

夕陽的餘暉下,九月影院鋪滿金子,神祕而莊嚴。天天在這裡玩耍,我居然對它感到了一絲陌生,就像某個每日朝夕相處的人,盯著他看得越久,越覺得好像不認識他似的。

接下來讓我兩難的,是要在周純和許逸之間站隊。他們彷彿成了仇人,誰都不理對方,有時面對面走過,也不正眼瞧一下。我努力從中調和過,可他們倆都覺得我多事。

許逸說:「背叛了老西街的人也值得你說情?你累不累?」

周純說:「小阿羊,你就別費工夫了。少了他這個朋友,我一點也不覺得可惜。」

最後我選擇了許逸。思來想去,終究還是覺得和許逸更近一些。我倒不認為周純背叛了我們、背叛了老西街,任何人都有交到更好的朋友的權利。但一想到他總和邱黎明在一起,我就感到很不自在。

我不喜歡邱黎明,我們班的同學也沒有幾個喜歡她的。周純不怕失去往日的好友,不擔心別人背後說他閒話,也要堅持和邱黎明做朋友,我倒真是佩服他勇氣可嘉。我和許逸雖有點難兄難弟、不思進取的意思,但畢竟我們才是大多數。

沒過多久,漫長的暑假開始了。我們已經小學畢業,再過兩個月,全新的初中生涯將要開啟。對於初中的生活,我們滿懷期待,但回望日漸荒廢的學業,我們又有些擔憂。不過這所有關於想像未來的情緒,很快都一掃而空了。(九)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