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牛津研究:AZ和輝瑞疫苗對Delta病毒具防護力

專家催著手準備 今年秋天可能需打第3劑疫苗

九月影院(八)

「小學生就該是小學生的樣子,該玩就玩、該瘋就瘋。喜歡女生這種無聊的事,該是中學生和大學生才幹的。」

他的話激怒了周純。周純朝他嚷道:「我沒有喜歡她,也不是她的跟班。我就想多一個朋友,不行嗎?」

「難道我和小阿羊不是你的朋友?」

「這是兩碼事。」

「她那種人不會真心拿你當朋友,我們老西街的哥兒們也不該和那種人交朋友。」

「老西街的人就該低人一等?」

「誰都不該低人一等,但是得找準自己的位置。」

「什麼叫找準自己的位置?你那是自卑,不敢跟比自己強的人交朋友。」

「笑話,她哪比我強了?」

「哪兒都比你強。」

許逸把剛吃了一半的冰淇淋扔地上,很沒面子地指著周純:「周純,從今天起,我們不再是朋友了。」

「我沒你這樣的朋友。」周純也不甘示弱。

我感到左右為難,說許逸也不是、勸周純也不是。許逸說的沒錯,而且句句是我的心聲。可周純說的也挺在理,言中了我們內心不為人知的隱祕痛楚。

許逸氣沖沖地扔下我們,一個人走了。我想對周純說點什麼,最好是交心體己的話,像以前一樣,但我什麼也說不出來。過了好久,我才沒頭沒腦地說:「晚上我們去雷射廳吧!叫上許逸,到時候什麼事都過去了。」

「這回過不去了,小阿羊。」周純搖了搖頭,「謝謝你的好意。」

「大家都是從小玩到大的好哥兒們,有什麼過不去的?」

「你是個好哥兒們,但許逸不是。」周純說,「對了,等會兒我還要陪邱黎明去新華書店,先不和你說了。」

不等我說話,周純也走了,就剩我自己站在原地。(八)

書店

下一則

春天的功課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