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白登足踝扭傷送醫 逗狗兒玩 不慎扭到

馬拉度納醫師涉嫌誤殺 住家和診所遭搜索

九月影院(七)

「是好兄弟我才跟你講,新城區的人從來就沒正眼瞧過我們。」

「不能一概而論吧!我看是你的自卑心理在作祟。」

我們三個好不容易聚到一起,眼見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就要爭吵起來。

我說:「算了、算了,我們自己應該和氣。」

他倆不再說話,好像一時有點難以面對彼此。圍觀的人幾乎都將散去,這時那乞丐也有些洩氣。他重重地將粉筆扔在地上,昂著頭歇斯底里地咆哮:「兔子惹急了還咬人呢,你們這些欺軟怕硬的東西!要是把我逼急了,遲早叫你們後悔。」

過了一會兒,彷彿是為了打破這尷尬的氣氛,周純說:「你們要不要喝點什麼,或者來個冰淇淋?」

許逸說:「你請啊?」

「沒問題,」周純以少有的豪爽說,「我請。」

周純很快去小攤那兒買了冰淇淋,而且是上次邱黎明父親買的那種。我看出了許逸的不快。但沒想到他接過冰淇淋,一邊美滋滋地吃起來,一邊還不忘擠兌周純。

他說:「你發啦,周純?」

周純笑笑,對他的話不置可否,吃得相當斯文。

許逸又說:「跟邱黎明混了幾天,你的品位也越來越高了。」

我想制止許逸,奉勸他要懂得「拿人手短,吃人嘴軟」的道理。可是當著周純講,顯然不太合適。話到嘴邊,又嚥了回去。好在周純並沒當一回事,小口吃著冰淇淋,仍是老西街窮孩子的模樣。

許逸還在喋喋不休:「人家老爸是政府辦副主任,你老爸是下崗職工;人家是班長、優等生,而你是留了級,都考不及格的差生。想想吧!周純,你們的差距太大了,你們是不會有結果的。」(七)

上一則

昔日育兒

下一則

《踩過界II》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