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遲來的祝賀!習近平祝賀白登當選美國總統

準備運送疫苗 UPS加強產製乾冰並將配送冷凍櫃

中原女人(一)

趙梅英/圖
趙梅英/圖

1

在理髮店,她有些飄飄然,為了兩位理髮師驚奇的眼神。是小帥要理髮,她的頭髮都是在家自己剪。每次周末有閒暇,一家人要去「冒」(mall,購物中心)裡的大店、小店逛一圈,吃吃喝喝、買買轉轉。今天小帥看見十塊錢可以剪頭的招牌,就要進去。她先帶著妞妞去旁邊買快餐,有求必應,妞妞想吃什麼就買什麼。美國人的快餐,她是不吃的。

理髮店裡沒什麼人,小帥已經坐到轉椅上,圍上了圍布。兩位華人理髮師好奇他們的關係,中國大媽和白人小夥子,外加一個混血小女孩,實在是猜不透的組合。要是白人大叔和中國女人,帶著一個混血孩子,倒是不言而喻。

她掩飾不住得意,哈哈笑著說:「是我丈夫呀!結婚十年了,女兒都這麼大了噢,我一個人也生不出來呀!」

兩位女理髮師嘖嘖感嘆,將信將疑:「看不出來、看不出來!他真的是你丈夫?」

小夥子有幾分帥氣,大媽卻韶華不再,肚子上是幾層游泳圈,臉上的肉像個大饅頭一樣鼓鼓的,擠占了其他器官的位置,頭髮隨隨便便在腦後紮了個低馬尾。

「是啊!他比我小二十歲,他才二十八歲。We married ten years, right, honey(我們結婚十年了,是吧,親愛的)?」她改用英文向她的「哈尼」求證,顧不上語法正確。她不在乎,關鍵詞都有了,能聽懂就行。

小帥習以為常地配合著點點頭。十年了,他也該百煉成鋼。

「厲害,你真厲害!」理髮師是真心佩服了。

她毫不謙虛地領受了,一向都覺得自己厲害的嘛。別人幹不了的活她能幹,別人吃不了的苦她能吃,別人不敢結的婚她敢結,這還不厲害嗎?

厲害也是有痛苦墊底的。這是她的長處,不放大痛苦、不沉湎於痛苦,只是一味埋頭跺腳向前跑。靠了這不講究、不苛求、簡單粗糙,甚至有些庸俗的小市民氣質,她才在異國他鄉活了下來。活得還挺滋潤,有了帥氣的小丈夫、可愛的女兒和一份不錯的事業。

當然她沒預料到會經歷這麼些痛苦,十多年前之所以執意出國,是奔著更好的日子去的。

十多年前在國內,她已經有了相當不錯的生活,說不錯是針對她自己而言。那時她在一個萬人大廠當質量檢查員,錢雖然不多,但工作穩定輕鬆。她生性愛折騰,不安於每個月掙那幾個餓不死、吃不飽的工資,看廠裡下午沒什麼活,三、四點就能溜號,她跟丈夫一塊,張羅做起了小買賣。

她娘家、婆家都在老城區,出門就是菜市場。他們夫婦便去批發市場進貨,在自己家門口拉塊布,擺起地攤賣小商品。她對什麼賺錢、什麼不賺錢有天然的嗅覺,這並不稀奇。很多人都知道做什麼能賺錢,卻不一定能像她那樣豁得出去,不瞻前顧後、不患得患失地立刻付諸行動。

最初她賣襪子,十雙一包的襪子不拆包,每包只賺一塊錢。結果一個小時之內,進的二十包襪子全賣光了,她讓丈夫趕緊騎車又去進貨。等有了經驗,做得順手,一天賺的錢頂上她兩三個月的工資。

接下來,她去溫州進過兔毛線、頭飾和其他小商品,開過音像店,還跟一個有門路的熟人開過藥品和醫療器械公司,賺得盆滿缽滿。

過了幾年,單位要動遷,搬到郊外的小城鎮去,上下班往返要三個小時,加上國營單位改制,實行全員下崗、聘任上崗。他們兩口不願意跑遠路,又想著憑下崗證創業,可以享受優惠政策,寧肯下崗。

醫藥公司給了她信心,沒多久他們又開了一所幼兒園,就在她家附近。附近這一大片住宅區有太多像她家這樣的雙職工家庭──兩口都要上班,孩子沒人帶。她的丫丫雖然由爺爺、奶奶帶著,但爺爺、奶奶教不了孩子唱歌跳舞、念書認字,不能不說是一個缺憾。

她的幼兒園既雇用了有點年紀的大媽、大嫂管生活,又招聘了年輕活潑的姑娘帶孩子學習、遊戲,大受歡迎,家長們排著隊把孩子送來。

她確實有生意頭腦。每次一個行當開始走下坡路,錢變得不好賺時,她馬上轉行。所以幾年下來,賺得多虧得少,銀行帳戶裡存下了上百萬元。

本來日子富足和樂,卻不料樂極生悲,她丈夫有了錢,染上了賭博惡習,怎麼勸也不改,生意全靠她一個人撐著。吵了、打了一兩年,她的心涼了。(一)

中國 美國 游泳

上一則

昔日育兒

下一則

《踩過界II》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