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退賽的體操天后 曾遭前隊醫性侵 和憂鬱症搏鬥

世界OnAir/冰島長大的中國女生 說說你不知道的冰島事

九月影院(六)

他說:「怎麼沒反映了?縣裡我就不只跑十回,市上我也去了,人家總有辦法打發我。讓我去找相關部門,讓我回家裡等。」

「不行去省上、去北京。又不是什麼天大的事,難道還解決不了啦!」

「沒用。」他頹喪地搖頭,「半道上就被擰回來了,也不知道他們從哪兒得到的消息。」

大家同情歸同情,但畢竟是與己無關的事,何況他自己都這麼說了,還能有什麼好的辦法?圍觀的人漸漸散去,只留下幾個無所事事的傢伙在那兒虛情假意地搖頭。

突然有人拍我們肩膀。我和許逸回轉頭,竟然是周純。雖然上學時我們天天在一起,但明顯話已不多,也難像以前那樣打成一片。喜歡邱黎明是值得鄙夷的,可大家還沒到絕交的地步。

周純說:「你們倆怎麼回事,叫你們半天沒聽見啊?」

許逸淡淡地說:「你怎麼在這兒?」

「廢話,我不能在這兒嗎?」

「我還以為這個時候你和班長在一起。」

周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「我為什麼會和她在一起?」

我說:「你少裝了,別以為我們看不出來。」

「我和邱黎明又沒有什麼。」

「還沒什麼?」許逸不滿地說,「你都快成邱黎明的跟屁蟲了。」

周純說:「哪兒有的事。人家是班長,我無非就配合她。你們也是,別成天和一個女生過不去。我們跟她又不是不共戴天。」

「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」許逸沒好氣地說,「難道你要我們也跟你一樣,對她唯唯諾諾的像個小跟班嗎?」

「我說了,我可不是她的跟班。」(六)

北京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