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驗出類固醇遭禁賽4年 美國長跑女將:墨西哥捲餅害的

不認俄中密約?普亭:對中國準備武統台灣一無所知

九月影院(五)

他們手持半截粉筆,前面放一個小鐵皮桶,往地上一坐或者半躺,便頭也不抬地開始書寫。少有人施捨他們,即便有,也多是一毛、兩毛的零錢。偶爾有人扔個五毛或一塊的硬幣,鐵皮桶發出清脆聲響,乞丐會略略點頭以示感謝。

他們大多寫得有板有眼,不但橫平豎直,還有漂亮的筆鋒。我父親曾教育我:「看到了吧!這年頭乞討也得有一技之長。」但這位老兄的字我實在不敢恭維,連我和許逸的水準都不如。

我和許逸湊近了看。他寫的既不是詩詞,也不是《三字經》,而像是在講述一件什麼事。他的字忽大忽小、歪歪扭扭,有不少塗抹的痕跡,還錯字連篇,一看就沒什麼文化,平時也不怎麼寫字。

我們連矇帶猜地看下去,明白了個大概。他是在訴苦。概括起來就一句話:他的房子被鄉政府強拆了,現在他成了個無家可歸的可憐人。

望著滿滿一地影響觀瞻的粉筆字,我對許逸說:「也真是難為他了。」

沒過一會兒,居然三三兩兩地聚了些人。大家七嘴八舌地議論開來,對他滿懷同情。

有人說:「政府有些人現在太不像話了。不但不為老百姓作主,還把老百姓往絕路上逼。」

「是啊!受傷害的總是老百姓。」

有人替他說話,那人好像遇見了知音,有了靠山,蹭一下從地上站起來。原來他四肢健全,只不過衣服破了洞,手腳漆黑,看上去不太正常罷了。

他說:「他們可別把我逼急了,兔子惹急了還咬人呢!」

別人勸他:「你在這裡寫、在這裡說,有什麼用?你應該向上面反映。」(五)

教育

下一則

賣一首歌?馬斯克加入NFTs數位藝術投資熱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