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拜登:我上任後 會要求美國人戴100天口罩

全球新冠破150萬死 每9秒1人亡 美逾1400萬確診

愛情水分子(八)

說來說去,東尋西覓,還是他最適合自己,也算是唯一一次動了感情的真正意義上的戀愛。即使曾經有過本科專科、城鄉貧富的糾結,但畢竟是最少世俗考量的一段感情。

記得那年在青島的海邊,她和他還曾經熱烈地討論過愛情。她說:「愛情就像東北的風,又像江南的雨,既猛烈又纏綿。」

他則說:「愛情更像空氣中的水分子,一刻也不能少。」

那一晚,星光點點,驚濤拍岸,他捧著她的臉深情地說:「你就是我生命裡的愛情水分子。」

十幾年過去了,他的容貌被歲月漸漸模糊成一幅青春的背景,然而「你就是我生命裡的愛情水分子」這句錚錚誓言,卻從來未曾淡去。也正是這句誓言,她在心裡的某個地方,依舊珍藏著幻想和希望。依舊渴望愛情的降臨,嚮往兩情相悅的男歡女愛。三十七歲依舊很年輕,依舊有大把時光去追尋愛情、享受愛情。在某一個地方,依舊會有一個把自己當作愛情水分子的男人。

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?月光冰冷的夜晚,每每想起他,心裡便會狠狠地疼一下。也因此對母親的怨恨越來越深。深究其因,總歸是母親拆散了這段姻緣。

四十歲生日前的那年夏天,六十九歲的父親於睡夢中過世。幾乎與此同時,傳來妹妹與高翔在美國協議離婚的消息。不知是父親的突然離世,還是妹妹的無預警離婚,雙重打擊下,要強了一輩子的母親突然間垮了,不吃不睡好幾天,也不說一句話,不再過問關心任何事情。

父親的葬禮是她一手操辦的,從買棺木、選墓地,到與殯儀館聯繫,事無巨細,都是她一人完成。(八)

美國

上一則

霜降和牛

下一則

大飢荒中二三事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