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疫情期間薪資保護貸款計畫 川普集團庫許納企業受益

美股早盤開低 跨黨派紓困案遭拒

九月影院(四)

有時我和許逸會撇開他,單獨出去玩。但是他不在的場合,我們談論得最多的還是他,他仍然以另一種方式和我們在一起。許逸說他早已看出了端倪,周純曾一度躲著邱黎明,就拿上次我們在電影院門口偶然相遇一樣,他裝作若無其事,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,可是他的沉默出賣了他。

「他表現得太刻意了,反而很不自然。」許逸說。

我不得不佩服許逸。表面上大大咧咧,卻有如此細緻深刻的洞見。

我說:「這就是越在乎越冷漠。」

「屁!」許逸糾正我,「他這叫越在乎越卑微。」

以前我真是小瞧許逸了。這些說辭也不知道他是從哪兒學來的。

一個周末的下午,我和許逸原本是要到河裡去游泳。但前些天剛下過一場大雨,河裡漲了水,而且河水渾濁不堪,並不太適合游泳。於是我們在街面上閒逛,不知不覺又來到了九月影院。

天氣尚未轉涼,加上我們已經在外面跑了半個下午,口乾舌燥得喉嚨快要冒煙。要是一人有一瓶冰凍的北冰洋汽水,那簡直再好不過。可是我們的口袋裡空空如也,連半毛錢都沒有。許逸吐著舌頭,像條怕熱的哈巴狗,我自己應該也好不到哪兒去。

我們盡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不朝小攤那兒看。我看到前面一個乞丐模樣的人在地上寫粉筆字。這種乞討的人我見得多了,我們梓川隨便哪條街上都不缺這種人。要嘛是沒腿,要嘛是獨臂左書,總之四肢不太健全,而且周身邋遢,骯髒得不行。(四)

游泳 電影院

上一則

隱形戒指

下一則

如果我有...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