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白宮考慮「拜習會」 10月G20會議為可能時機

台灣長者27猝死 接種AZ疫苗打氣驟降

九月影院(三)

阿普航空/圖
阿普航空/圖

許逸說:「要不去哪兒?」

「各回各家啦!」

「時間還早著呢!」

話雖這麼說,我們卻已經橫穿過新西街,來到九月影院對面的街邊。回老西街有很多選擇,我們可以抄近路隨便穿過一條巷子,也可以直行到新西門,沿環城路到老西門,再插進老西街。但時間確實還早,大人們也不見得已經回去,於是我們在街邊走走停停,猶豫不決。

周純說:「敢不敢去雷射廳?」

「恐怕進不去吧?」

雖然無法確保能夠進去,但這激起了我們的興致,不試試怎麼知道呢?雷射廳是隱密的所在,但梓川人都知道它的去處,大多在老城區最不起眼的巷子盡頭。我們老西街就曾有一間雷射廳,放過不少經典的三級片。雖然大人們禁止我們去,但誰經得起好奇心的驅使,我們進去過很多次,長了不少見識。後來被強制關閉了,這在我們的意料之中。

我們走進一條巷子,光線突然暗淡下來,燥熱感也一掃而空。巷子裡充斥著潮濕的霉味、下水道惡臭味和尿液的氣味,同時有種神祕的氣息。在我們看來,城市的不堪與光鮮其實沒有太大不同,不過是換了種面貌,無窮地給予和包容。

我們腳步深淺行走在高低不平的路面,許逸不時要抱怨兩句。約莫走了四、五十米,前方忽有熒熒光亮,我們知道差不多該到了。

說來那天出奇的順利,門口沒有人攔我們。我們弓著背溜了進去,在房間最後面找了個空坐下來。屋裡的環境惡劣,不但菸味很濃,而且夾雜汗臭、狐臭和腳臭。起先放映的是一部美國片,我們看得昏昏欲睡,其他人也很有意見。後來換了名叫《感官世界》的日本片,我們本以為沒什麼看頭,準備要走了,畫面卻突然一變,阿部定向老乞丐掀開了自己的裙襬。我們認定這會是一部好電影

事實的確如此,它是一部良心之作,沒有辜負我們的期待。看完電影,我們很晚才回去。一路上許逸還在不停回味,說這是他看過最好的電影,九月影院放映的片子都太中規中矩,難怪會被雷射廳搶走人氣和生意。而我的觀後體驗,是一定要對女人多加防備,她們保不準什麼時候會拿刀子,割掉你身上的某個器官。

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離奇的夢。邱黎明遞給我的冰淇淋變成了一隻耳朵,還熱乎乎地滴著鮮血。被嚇醒後,我久久難以入眠,輾轉間猛然想到女人不都是女孩子長成的嗎?這就說得通了。我以後也要對她敬而遠之。

奇怪的是,我發現周純突然對邱黎明變得言聽計從起來了。邱黎明說:周純,去打點水來擦窗戶。周純於是屁顛屁顛地提來了水。邱黎明說:周純,你的課外作業還沒交。周純便坐下來,老老實實地寫寫寫。自習課上,班裡邊一如既往的鬧鬧轟轟,邱黎明招呼了幾次,仍收效甚微。周純「啪」一巴掌拍在課桌上,大吼一聲:誰不願學習,滾出去!教室裡立時安靜下來。

班裡沒誰和他較勁,小學生的終極對決簡單粗暴,無非是打一架,可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。誰都看得出來,他是有意討好邱黎明。但誰能保證邱黎明不是在利用他,拿他當猴耍、當狗使喚呢?

我跟許逸說:「他這是怎麼了?我都替他害臊!」

許逸說:「誰知道呢?也許他喜歡這樣。」

「喜歡?看上去像他媽個狗腿子。」

許逸四處看了看,神神祕祕地向我低語道:「難道你看不出來嗎?他喜歡我們班長。」

「喜歡邱黎明?」我驚訝不已,「沒理由啊,他腦子壞掉啦?」

「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嗎?」許逸拿《大話西遊》裡菩提老祖的腔調說。

我知道不需要理由,可他們兩個扯上關係,怎麼都讓人覺得彆扭。何況我們三個歷來是一夥的,一直厭惡並反感邱黎明的班長做派,他怎麼能喜歡上她,他怎麼可以喜歡上她?

我說:「他可別忘了,我們是老西街的窮小子。」

「依我看,他已經完全被邱黎明沖昏頭了。」

看著周純百般殷勤的樣子,我們很失望,也很失落。雖然他還跟我們一起玩、一起去九月影院或雷射廳,時而投入、時而疏離。但我們覺得,已不可避免地失去這個好哥兒們了。(三)

電影 美國 日本

下一則

傳奇女牛仔史詩級藝術收藏 紐約5月開拍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