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看疫情:加州確診破130萬 喬治亞州逼近50萬

創歷史新高!喬丹、歐巴馬的實戰球衣拍出天價

九月影院(二)

阿普航空/圖
阿普航空/圖

依我看,她乖巧懂事的外表下是有私心的。奉獻勞動是為了蠱惑老師;放棄電影留下來學習,又可以拉開我們一大截了。能夠如此狠心不計個人愛好,當不了好學生,那真是天理難容了。

她明明看見我們了,卻故意裝作沒看見。頭昂得老高,眼神空洞地目視前方。

快到我們跟前時,我刻意地扯開嗓門喊:「班長,看完電影啦?」

她沒有理我,白了我一眼,恨不得把嘴噘到天上去。

她旁邊那男人抬了抬眼鏡,笑著問她:「他們是你同學?」

邱黎明很不情願地點了點頭,好像承認一群打赤膊的男生是她同學,有多丟人似的。

我說:「不但是同學,我們以前還是同桌呢!」

「是嗎?」男人拍了拍我肩膀,但很快把手縮了回去(我的肩上滿是汗水)。他在半空甩了甩手,他說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我叫小阿羊,」我說,「這是許逸和周純,我們都在六年級一班。」

「小阿羊,真是個奇怪的名字。」

「哪有人會起這種名字,他叫羊亭。」一直不作聲的邱黎明終於開了口。

「我就說嘛,這聽上去根本就不像個人名。」

我感覺他在罵我,但他一副打著哈哈的樣子,卻叫人不好反駁。

他說:「你們在這兒幹麼?」

許逸說:「天熱啊,我們在這裡乘涼。」

「怎麼沒去看電影?」

我說:「我們看電影得等學校組織,家裡才不讓平時去呢!」

他很勉強地對我們笑了笑。大概覺得自己堂堂政府辦副主任,跟一群小屁孩有什麼好聊的。他彎著身子問邱黎明:「要不要來一個冰淇淋?」

邱黎明不說話,望著我們三個好像很為難。

「放心,我不會跟你媽講。在這兒等我一下。」說完他去了前面的小攤那兒。

邱黎明瞪了我們一眼:「你們三個怎麼連衣服都不穿?小心我扣你們的操行分。」

許逸撇了撇嘴:「看把你神氣的,這可不是在學校!」

「不在學校怎麼了?少先隊員要隨時隨地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。你們配得上胸前的紅領巾嗎?」

「我們當然配不上,」許逸挖苦她,「除了你,梓川一小怕沒人配得上了。」

我也幫腔道:「別說一小,整個梓川的學生都沒法和你比。」

這時她父親拿著冰淇淋走了過來,就近遞給許逸和周純一人一個,另外兩個則放在了邱黎明手上。他問我們:「聊什麼呢?聊得這麼開心。」

我說:「我們在說邱黎明優秀呢!」

「她有什麼優秀的?」

「既是班長,又是中隊長,學習成績還那麼好!這還不算優秀?我要是趕上她一半,不不不,三分之一,我媽就得燒高香了。」

邱黎明把冰淇淋塞給我:「吃東西吧你,哪兒那麼多廢話。」

他大笑了起來:「你這小朋友還挺有意思,不過我們今天還有事,下次要有機會,我們再探討好學生該是什麼樣子。」

說完,他跟邱黎明一前一後走了。邱黎明揚著頭,馬尾在腦後左右搖擺,簡直高傲得不可一世。

許逸一邊吃冰淇淋,一邊從鼻子裡哼哼:「神氣個屁!」

我說:「人家就那麼神氣、就那麼牛皮轟轟。誰叫人家是班長,還有一個做官的老爸。」

許逸說:「我就看不起她一副高高在上、誰都瞧不起的樣。」

我說:「別假清高了,有本事你把冰淇淋扔了。」

「我才不和好吃的過不去。」

冰淇淋的味道確實不錯。這種現做的冰淇淋少說要一塊錢一個,我們五毛錢的汽水沒法比。就像我們這群住在老西街的窮小子,永遠沒法和新城區乖巧伶俐的邱黎明比一樣。有些東西是與生俱來的,就算窮其所有,也無法改變。

冰淇淋很快就吃完了,我們又咕咚兩口喝完了汽水。周純木然地坐在那兒,化掉的冰淇淋流了他一手,他竟全然不知。我這才發現,他從頭到尾沒說一句話,有點心不在焉的,好像懶得參與其中。許逸悄悄地在他腦門上彈了一指,讓他終於回歸現實。

他不耐煩地推了推許逸:「你幼不幼稚?」

許逸看了看我,驚訝地說:「哦呀!小阿羊,你聽聽、你聽聽,這像誰的口氣?」

「這不是邱黎明的口頭禪嗎?」

「是哦,可是他現在居然也說出這樣的話了。」

周純並沒有理會我們,而是拿衣服小心把雙手擦乾淨,然後將瓶中的汽水一飲而盡。他站起身:「你們還要等下一場電影散場嗎?」(二)

電影

上一則

台北故宮推奇幻短劇 徐若瑄、張鈞甯變古文物

下一則

我喜歡踢球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