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送旅遊票券、開兩倍價格…房市火熱 買家出奇招搶屋

影/中國神舟12號發射成功 3太空人升空

愛情水分子(三)

趙梅英/圖
趙梅英/圖

電車往右一拐,駛進公園大道,喧鬧聲驟然間安靜下來。老舊的街道坑坑窪窪,街邊排列著一行行遮天蔽日的柳樹。垂柳依依下,散步晨練的長者、步履匆匆的中年人、挽臂而行的年輕戀人,一一從車窗閃過。她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,親密牽手的多為年輕人。中老年人呢,要嘛獨行,要嘛一前一後各走各路。即使同行,也是各據一邊,互不理睬。來來往往的人流,不經意間刻出一條人間愛情的時間線路軌跡。愛情從年輕開始,經過中年,再邁進老年,走著、走著,就淡了、遠了、散了。難道愛情也有年齡歧視

胡思亂想中,一對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人行道上。定睛一看,是妹妹和高翔。妹妹穿著一條粉色碎花棉綢連衣裙,青春活潑。一雙白色的中跟涼鞋,身姿挺拔,亭亭玉立。走在旁邊的高翔則顯得矮小瘦弱,在晨風裡竟然有些東倒西歪。怎麼看都是一個路人甲!她自言自語般地嘀咕了一句。嘴角一抿,露出一絲自嘲的苦笑。

說起與高翔的關係,關乎她的一個祕密,無人知曉。他和高翔打小就是同學,從初中第三年一直到大學第二年的那些年裡,高翔如同一座豐碑一般,挺立在她的心裡。可以說高翔是她整個少女時代的偶像,他學習優異、成績突出,以全省第二名的成績被名校錄取。

同學多年,他們互動寥寥,在高翔面前,她自卑,少言寡語,一說話滿臉通紅、心跳加速,額頭、手心全是汗水。直至大學的第二年暑假,她帶著高考完的妹妹參加高中同學郊遊。

那年夏天,高翔就隔三差五地來她們家玩。最初她激動地夜夜失眠、魂不守舍,以為高翔終於開竅了。後來才發現高翔的眼神一直追隨妹妹的身影,面對自己泰然自若,談笑風生,而與妹妹說話時則語氣結巴、神態緊張、面紅耳赤、眼睛放光。她終於明白,原來人家是對妹妹一見鍾情。

後來妹妹與高翔讀了同一所大學,不久便傳來他們戀愛的消息。她才徹底斷了對高翔的念想。

痛苦了一個暑假,開學後她便接受了他的邀約和追求。此時看著搖搖晃晃走在妹妹身邊的高翔,只不過一個非常、非常普通的人而已,她想。卻想破腦袋也不理解,當初的自己為何會如此沉迷、如此痛苦,究竟看上了高翔什麼?

她的嘴角再一次浮起自嘲的淺笑。人的感情真他媽的有意思,簡直不可理喻!她在心裡噴出一句國罵。

然後,她聽到心裡有一塊擱置很久、沉甸甸的石頭砰然落地。原來一個人看一個人、一個人愛一個人,彼時此時,心情境遇,竟然如此天差地別。

3

晚上吃飯時,母親說起要給她介紹對象一事,被她拒絕:「我的事,不用你管,我可以自己找。」

「你得了吧!自己找,看看你找的那個。什麼東西!」母親反唇相譏。

她氣哼哼地坐著,悶頭吃飯,一晚上再沒有說一句話。

接下來的日子裡,母親全盤接手她的相親大業。

晚上,從她一進家門,直到睡覺前,就聽母親在叨叨。誰誰介紹了什麼人,什麼人家、什麼學歷,身高長相、職業工資、年齡職務,資料詳盡得如同人事檔案。家裡也經常有阿姨同事、街坊大媽進進出出,對著她上下打量、品頭論足。嘴裡還念念有詞:嗯,看起來倒是挺般配的、這個肯定有戲……

工作後的第一個周末,母親為她安排了一系列的相親。周五晚上與一個人去看電影。周六上午與一人相約在公園草坪的長椅見面。下午與另一人去逛商場。晚上又與一人再去看同一場電影。周日日程與周六完全相同。

周日晚上,等到電影散場,有些發矇的她剛一進家門,母親劈頭就問:「這個周末你已經見了七個人,覺得怎麼樣?哪個更合適?」

她發了一會兒呆,使勁想了想說:「好像不記得他們的樣子了,只記得一個人的腳二拇趾比大拇趾長。」

她的懵懂和木然使母親的火氣騰地竄了起來:「你怎麼回事,第一次見面就是要看清楚外貌長相,是不是對眼。你卻盯著人家的腳丫子看,神經病啊你!」(三)

電影 失眠 歧視

下一則

莎翁今夏返中央公園 外百老匯4月回歸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