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:全美確診逾2871萬 已5170萬人打第1劑疫苗

德州「100%防疫解禁」是超前布署?前功盡棄?

消失(三)

王幼嘉/圖
王幼嘉/圖

心中倒直納悶──這人著實奇怪,酷熱天搬家,莫非挑的是黃道吉日?

吉日與否先不管,阿青那天對這新房客的第一印象還是及格的。主要是看高紅汗珠涔涔、氣喘吁吁,居然還笑容可掬,便直覺這人應不難相處,一屋簷下住著,大概能相安無事。

後來當然知道,高紅只是笑容親切,其實寡言少語,跟她這話匣子一開便滔滔不絕的人相比,是木訥得過分了。當然她也不是一開始就嫌高紅呆板無趣,說實在的,那天一看房東沒給他們添一盛氣凌人的房客,她是十分慶幸的。是後來發覺這高紅光聽不說,讓她一人獨角戲唱得口乾舌焦,才開始對海山抱怨道:「木頭人一個,沒個反應,我還不如跟空氣說話呢!」

海山倒另有一說:「人家那是憨厚,難道誰都要像妳,整天吱吱喳喳?」

阿青哼了一聲,有點動氣:「那我兩天不跟你說話,看你怎麼樣,還活不?」

「說的是高紅,扯我做什麼?」

的確,這兩口子私下裡不時會拿高紅八卦一番。比如說,奇怪高紅搬來兩年多了,好像沒見過親人或朋友來找過她?驚嘆高紅看著不像是有錢人,但手腕上戴的好像是只名表?不懂高紅在超市領的是最低工資,每月竟有餘力,寄錢資助兩非洲兒童?

先說名表。對在唐人街髮廊當美髮師的阿青來說,那表之精美,直讓她又嘆又羨。她估摸著那就是個仿冒品,毋庸置疑,可高紅輕描淡寫一句:「是卡地亞。真的。」才真把她驚著了。莫非這高紅是真人不露相?沒有親人朋友,也是因為有意隱遁不與人來往?可這也說不通──真要隱遁,應該獨居,怎會搬來與其他房客同住一屋?

至於高紅資助非洲兒童事,阿青也是無意中得知的。有天她跟高紅抱怨說外頭欺詐的人多,推銷的名堂五花八門,什麼人壽險、健康險、汽車險、房屋險等等,條條款款複雜如天書,其實概括就是一句話──請君入甕,專騙老人的。當然其中還有那專打慈善旗號的,時不時來個火災、地震、水患賑災什麼的,非得引人大發惻隱之心,施予援手不可。不理嘛,天地不容,理嘛,老人畢生攢下的血汗錢都不知捐到哪兒去了,謂之付諸東流,毫不為過。

然後她又舉例佐證:「像前些年全國有個捐款運動,說是救濟非洲兒童的。理想當然是崇高的,可是到底有多少救濟金真正用在飢餓兒童身上,又有多少讓假慈善機構給私吞了呢?」

一番話聽得高紅有點慌張,囁嚅半天,才支吾道:「我每個月都給兩非洲兒童寄錢,都好些年了。」

阿青詫異了:「真的?真寄錢去了?」

高紅點點頭,彷彿做錯事似,有點手足無措。

知道戳中要點了,阿青忙接著說:「哎呀,妳也太好心了,外頭的人是要提防的呀!」

見高紅未接腔,阿青又喋喋不休,說誰誰誰都給騙了,然後話鋒一轉:「知道嗎?現在還有專騙老人社會安全金的。不小心不行的。」

這下高紅臉上滿是憂色,好一陣沉默不語。可是不等阿青找話寬慰她,不知怎地,她自己反倒釋懷了,竟然一副處變不驚模樣,說道:「管它的,錢寄都寄了,人家會收到的。」

見高紅如此雲淡風輕,阿青簡直氣結。她本來興致勃勃,手執一喇叭,蓄足了氣吹得暢快,自覺吹得響徹雲霄,十分得意。哪料到高紅如此掃興,害她滋滋幾聲便洩了氣,臉面全失。那天,她覺得自己苦口婆心而高紅卻置若罔聞,便得出了個結論──人老了若不聽勸,那不僅是傻,簡直就是笨了。而高紅就是傻笨,再無二話。

5

但因為那天的話題戛然而止,阿青總覺得事情未了,始終耿耿於懷,便時不時跟海山嘮叨道:「這高紅真是一根筋,給人騙了,還幫人數鈔票。」

頭幾回海山是一耳進一耳出,全不回應,有天晚上給惹煩了,語氣就重了:「人家六、七十歲的人,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,要你這五十多的人多嘴?什麼雞毛蒜皮事,要妳操心?妳吃飽了撐的?」(三)

壽險 汽車 八卦

下一則

移民的語言掙扎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