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西雅圖中國城傳亞裔遇襲 日本女教師臉部多處骨折

葛謨支持率暴跌 逾半選民相信性騷擾指控屬實

有時(全文完)

她不敢往下想,不管樓頂上的那個到底是不是張老太,拚盡力氣,大聲對著那個方向喊:「張奶奶,別跳啊!你跟我同住,我不嫌棄你,你不用付錢!」說完她又後悔了,她還是不想跟人同住。

她旁邊的安徽人和老南京一聽面前這個老太太認識天台上的人,更加興奮,跟著大喊起來:別跳!別跳!不值得!他們回頭誇道:「大媽你人真好!救人一命,積德哎!」

揚子被他們誇得心下慚愧,尷尬地對著左右兩人笑了一下,轉頭繼續呆呆地望著街對面四層樓的模糊輪廓,遠遠地傳來警車和救護車的警笛聲。

樓頂上的人,站在天台的邊緣,熱風從街上吹來,帶來街上那些飯館的廚房裡蔥薑起油鍋的香味兒,讓人飢腸轆轆。這人猶豫地望著人間,嚥了一口口水,一陣陣的眩暈感從天台之下包圍上來。這人雙腿瑟瑟發抖,手心出汗,勉強保持著平衡。

街上的交通已經停止了,鍋貼店門口站著一群人,其中幾個面朝天高聲喊話,有時聽得清、有時聽不清,只有「同住」和「跳」這兩個詞飄進耳朵。倉巷白花花的柏油地上,落下一隻彤紅的蝴蝶,慢慢變得越來越大。

盯著那團紅色看久了,想飛身躍起去看個究竟。風猛烈地拍打著臉,說來吧,到這裡來。這人遲疑了,聽見自己胸膛裡心臟咚咚地跳著,那麼有力、那麼健康,這人舉起雙手,哭了。

一輛警車鳴著刺耳的警笛開來,停在樓的下面。警笛停了,警車頂的藍燈無聲地閃著,蓋住了紅蝴蝶落地的那一點。(全文完)

下一則

移民的語言掙扎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