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/女子100米蝶式 加拿大華裔泳將麥克尼爾鍍金

加州最大野火延燒 新一波熱浪恐衝擊千百萬人

代課(三)

顏寧儀/圖
顏寧儀/圖

好吧,終於走到了上課的地方。坐下來仔細看課程表,才發現竟然還是物理課。真是轉來轉去,逃不脫要代物理課的圈子。

鈴聲響起,緊跟著一個標準美式英語的男聲從喇叭裡傳出,是例行早訓:一個國家,美國,它所代表的全民,上帝的子民,一統而不可分割。

早聽說過美國學校晨訓的規則,親身感受還是不同。正式、尊嚴、驕傲、上進,各種感覺摻和一起。這樣下來,一個上午也沒有一個學生。獨自一個人坐在教室感慨。差點半途而廢不來代的課原來如此,給自己先嚇個半死的果然是自己,文謅謅的語言就是:一個人最大的敵人是他自己。

開始東張西望,有精神環顧四周,看一下這代課的教室和老師背景。

美國老師的教室,基本上有私人宅邸的境地,是說那種獨一性。比如這物理老師,環顧牆壁上的裝飾掛圖,知道這位是德州大學畢業的,大名酸瓜小姐,估計祖上是從事酸瓜生意的?美國酸瓜跟國內泡菜有得一比,商店裡一溜各種各樣跟聯合國大部隊不差上下。一張卡通畫像猜想是酸瓜小姐,長髮如瀑,黃花順流而下。據說她是休產假,黛比前邊就提到,像她這樣的還有兩個。

一個物理科三個不幹的、一個休產假的,怪不得老師緊缺呢!物理教室與眾不同,教室擺著桌椅都像是做實驗用的,還有水龍頭、淋浴,不知道是不是要防護全身的用意。圖飾上看酸瓜老師喜歡披薩餅、喜歡snoopy狗狗,還有鮮花、卡通,很萌、很輕鬆。

終於下午第一節課的時候,來了一位同學。男生,很有禮貌,頭髮捲捲地頂在頭上,樣子像披頭四年輕時代的喬治‧哈里森。他坐在那裡,跟他交代了上網進谷歌課室,然後就沒我的事了。而此時,前邊的那個代課老師約翰卻來了。棘手了,他說。原來是物理系找上他做長期代課老師。

問題是他是文科出身,對物理一竅不通。他嘆氣,而且是要上網課,就是直接上zoom,那要是學生有問題,怎麼回答,又不可能一夜之間功成名就,成為物理專家。他道,他們找上他可真是desperate。很絕望,不挑不揀、不管不顧。

他這樣嘮叨著,沒完沒了,我有些擔心影響來上課的學生。來代課的,又不是來聊閒篇的,即使只有一個學生。可是約翰大概真給這個問題弄暈頭了,像打開的水龍頭,「咕嘟咕嘟」一個勁兒地往外冒。

不上課,就沒錢賺,這也是顯而易見的,他說,低了頭。

這長期代課雖然薪水會高一些,但也比普通代課高不了多少,卻要跟正式老師做一樣多的工作,批次工作、上分數等等,時間一點兒不少,他說,最後索性問我的意見如何。

很想跟他說他剛才的那句話,問一個陌生人拿主意,你也是夠絕望的了。心裡想到的卻是歐亨利小說裡的情景,男主人為了養家拚命賺錢,辛苦勞作卻沒有多少薪水。世界大同了,貧窮消滅了,人們就會少些擔憂嗎?

約翰既然代課很有經驗,於是拿起出勤表格問他怎麼填。約翰笑,卻原來我把這唯一的出勤學生畫成了absent。應該是P(present),代表來上課了。嘻嘻,他笑。我在心中嘆氣,差點兒貽笑大方了。這一上午上課、代課,怎麼感覺都有點兒搞笑的成分。

接下來去代課英文。這個應該難不倒我。因為我當過大學英文老師,那高中生還不是小菜一盤。

進了這個英文課教室,立刻感覺到不同。就如同從歐洲到星馬泰,區別赫然清晰。從牆上的裝飾看,這位英文老師也是德州大學畢業的。儀器掛圖變成了書架上的文學書籍,《奧德賽》、《伊迪斯‧華頓自傳》、福斯特的A Room with a View──《窗外有藍天》。

她這房間還真算有風景,窗戶外面看得到校園周邊的綠樹、小路和對面簇新公寓的紅窗櫺。白綠相間的紗窗簾讓教室感覺很有些家居的色彩。坐在這有風景的桌子前上課,應該很愜意。

而且這老師的抗疫風格也算突出。進門處放著洗手液、消毒水,這些都是學校標配。她還特別在書桌四周六英尺距離內標出範圍,外人不可以進入。簡直跟孫悟空化緣而去,給唐僧畫地為牢一樣。(三)

美國 德州 小說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