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/中國隊最小選手 14歲全紅嬋10米跳台奪金

金山男子跑步失蹤3周 陳屍公園偏遠樹下被發現

代課(二)

顏寧儀/圖
顏寧儀/圖

黛比一陣搜索,找出代課夾子,裡面有課程表、提綱、學生名單,封面有教室的號碼和位置。看著我一臉懵懂的樣子,黛比連忙解釋,新樓,如何怎樣到達那裡地指示著。

我走不開,否則帶你去,黛比說。我身後已經跟著進來了兩個代課老師。

我可以帶你去。旁邊有一個聲音說。

望過去,是坐在門旁桌子後面的一個老美男,大概六十多歲的樣子,穿著工裝服。他坐在這裡很奇怪,辦公室裡出出進進的都是女子,只有他這麼一個男的,還是上了年紀的人。我很感激,有他帶領,立刻放鬆不少,剛才想著上課鈴響之前找不到地方的擔心,也煙消雲散。

他叫凱文,已經退休了,又返聘回來。因為他們開學需要人,我就來了,他說。凱文的工作是巡視停車場,中國用語「保安」之類的吧!看他乾乾瘦瘦的樣子,倒也不像是保安的塊頭。誰知道呢?現在都是高科技,不需要三頭六臂、多年輕、多有功夫吧!

這樣跟著凱文在過道上穿梭,旁邊的學生、老師們也在奔走往來。第一天上課,找不到的不只我一個。學生問路、老師問候,忙碌著。

終於拐彎抹角到了後面的樓。這是新樓,凱文說,新建的,剛剛啟用。

的確能感覺到,四處亮晶晶,頭頂的光環燈很現代,過道清淨,彷彿油漆的味道還遺留在空間。就這樣一路尋覓,找到了我要代課的教室。但是且慢,裡面有人,已經有個老師坐在那裡了。一問,果然,人家是上化學的,而且課表排的好好的,亮給你看。

凱文一瞧,拿起對講機要黛比說話。正經保安的勁頭,對講機上鏗鏘有力、用詞專業:教室有人,坐著不明教師。

真好有你來。我對凱文說,否則我又要重新折騰回去,也許在半途中迷失。等找到教室,黃瓜菜都涼了。

還有五分鐘上課,哪間教室還搞不清楚。只好打道回府,重新回到黛比的辦公室。原來是我要代課的物理老師最後一刻把課程取消了。

他不可以這樣做,黛比埋怨道,但是他已經取消了,也只好這樣。我給你另外安排。

心下安慰,嗯,我不用上物理課了,想必別的課總比物理課容易吧!

跟著黛比在教學樓裡穿行,學生都開始上課了。要不就是沒人,走廊裡靜悄悄的。

黛比說起來,一個早晨忙得像無頭蒼蠅。說好的網課,三月份就開始準備了,到頭來上課的第一天卻是沒網。啥意思,準備了小半年就這樣?但是,她頭一擰道:事情只會在變好之前變壞──會越來越好的。

我點頭。

其實上網課也不錯,黛比道。她有個十年級的女兒,高二的課程,上著課,可以同時去赴約。因為網課只要上去掛著,老師知道你在就可以了。可是長此以往,肯定不行。《華盛頓郵報》上不是有消息道,上了大學的孩子,因為家裡貧窮,付不起網路費,在家上不了網課,只好退學了。德州大學的一個女生因為學校宿舍關閉,最後住到高架橋下面。朋友的女兒間接認識這個女生,父母離異,沒處去只好流落街頭。朋友還讓女兒告知,可以來家裡住云云。

這樣聊著,走到了二樓的一間課室,跟著黛比進去,裡面一個老師在筆記型電腦上忙活,旁邊孤零零一個學生。黛比跟她聊了幾句,原來也是代課的,一個學生,陪著一個代課老師。

出來,黛比指著旁邊的教室道:就是這間,等下第二節課鈴響的時候,你過來就好。

跟著黛比重返伊的辦公室,等著下課。

鈴聲再次響起時,我自己出征了。這走廊一個早晨給我走了三、四次,此番想走丟都難了。一路輕車熟路,先經過圖書館,然後是一個像機場休息室的課室,裡面擺著各種顏色的沙發,很愜意。圓桌像吧檯那樣高,只有一個人坐在裡邊。如果剛才黛比不說,都不知道這裡是學生上商業課的地方。就是你坐在這裡,有什麼好主意儘管拿出來,比如能掙錢的點子、能開發的商品,諸如此類。只要有潛力又可行,那麼商家會投資,這門課你自然拿A。

現在這樣走在路上,碰到前邊一起進來的另一位代課老師,大名約翰。他手裡抱著文具之類,說他今天代課英文。於是請教他休息室在哪裡,這樣一天總不能走廊裡到處走吧!

約翰笑著無語,後來才知道,中間午休只有半小時,哪裡還有時間東走西逛,你以為是在逛公園呢,這裡是學校。(二)

德州 投資 退休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