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避免美中關係繼續惡化 秦剛到任

鮑爾說不縮減 史指收盤持平

有時(二五)

徐總問:「你欠了這家高利貸多少錢?」

張奶奶回答:「三十幾萬吧!」

徐總道:「那你還錢啵?」

張奶奶不作聲,過了一會兒,不作聲。又過了一會兒,還是不作聲。徐總站在那裡,敞開的門傳來前門口打掃的幾個護工的聲音:「髒死了、髒死了!」

張奶奶突然冷冷地說:「一個億都沒還,一百萬也沒還,這三十幾萬怎麼可能還?笑話!」

徐總眉頭緊皺,道:「他們會不會每天來倒糞水、刷大字報?」

張奶奶又不作聲了。徐總道:「餓嗎?我讓廚房給你做碗麵條阿要啊?餓是不行的哎,你老了,身體頂不住。」

這句話,像快刀切豆腐,張奶奶大哭出來,哭到坐了起來,拚命地咳嗽,連喘帶抽泣。徐總走過去抱住她,像哄孩子一樣上下拍著她的背。

徐總離開房間前最後一句話是:我已經報警了,叫老田在門口裝上大燈。

第二天一早起來,老人們都緊張地聚到門口。老田神色凝重地打開了大門,卻發現門外很安靜,糞的臭味還隱約飄在空氣裡,用漂白劑反覆噴灑沖洗過的柏油地上卻是乾乾淨淨,只有幾滴鳥糞,一張別處飄來的《現代快報》舊報紙。

昨天為了把圍牆上的髒字蓋掉,老田特意去買了跟紅色牆磚顏色相近的深色油漆,刷在牆上。隔了一夜,油漆幾乎乾了,那些罵人標語中的字像浮雕一樣,從油漆後面凸顯出來。並不完整,……太……錢……好,彷彿時髦的拼字遊戲。

牆上沒有新的塗鴉。

老田還是不放心,走出大門,走到門外的南禮拜寺巷裡。他還不放心,一直走到小巷的盡頭,上了羅廊巷。(二五)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