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吞三次指導「銀」恨 中華隊楊勇緯:可能是對手策略

薛曼26日會謝鋒與王毅 美:建立高層溝通管道非談判

代課(一)

顏寧儀/圖
顏寧儀/圖

1

話說疫情起伏,學校是否開學也是糾結得跟哈姆雷特的to be or not to be一樣。終於還是決定開學。開課前一周,手機嘩啦啦響,接通一聽是錄音,老美男網球比賽場上高亢而標準音調:某高中某天某節課,你是否感興趣?如果是,請按「1」,如果不是巴拉巴拉。

仔細聽,是物理課要代課老師。物理課? 想起高中課堂上物理老師的模樣,這老師鼻樑上一副眼鏡,時不時往下掉,他就用手推一下。臉上油光,衣服也油漬麻花,名字卻是大川。大川老師滔滔不絕,才不管下面的學生是聽還是不聽。他就那麼講,連聲音都不變,表情也不變。勻速、加速度、自由落體,很多年後,我偶然會想,其實物理不難,這個預計物體到達目的時間之類多麼有趣,簡直可以跟偵探小說有得一比。

可惜當年的我對物理的興致沒有如今這麼投緣,甚至反感,考試及格都是藍圖理想的高峰。這樣想著,對這高中物理代課職位望而生畏,只好悻悻然放下電話。但是我對這個高中還是挺喜歡的,尤其小姜今年入學高一,那去他的學校代課,多帶勁兒啊!

心有不甘,於是給閨蜜好友發了短信,嘮叨說:不知道這個物理代課老師,如果我接了會怎樣?因為從來沒有教過,而且對美國高中物理沒有任何概念。

好友道:能拿到教科書嗎?高中課本應該看得懂。或者不行的話,直接outsource給學生,問會的學生,讓他們教。

閨蜜真是腦子靈,如今流行外包,因地制宜,直接包幹給學生了。即便能拿到課本,我也不見得能懂吧!課程內容都是互相關聯的。

我想你能行。閨蜜繼續鼓動,你高中學過的那些肯定行,你可以講熱力學。

熱力學?我想起大川老師滔滔不絕的聲音,口若懸河,嘴角唇邊口沫如汐,川流不息,逝者如斯夫。

其實我想他們不會講熱力學,閨蜜道,因為只提前一天通知你,不太可能。估計是已經交代了課程,就是需要有人敦促一下學生完成罷了。而且非常可能是網課,疫情之間,肯定是網課。

我一下想起小姜的物理老師說過,因為疫情,三個物理老師quit,不幹了。物理與命,捨物理而求命也。

那你上網看一下,說不定課程表之類的都在網上。閨蜜交代道。

這樣想著,就給小姜的物理老師發了個資訊詢問。物理老師一聽,一下子把課程表全部發過來了。

哇,看不懂。明天講台上一站,一問三不知,乾脆給自己嚇死算了。

物理老師大概猜出了心思,道:別擔心,課程都在網上,編排好了。我的就是這樣,代課老師只需要按程式督促學生上網完成即可。

那好吧!我說,從來沒代過課,學生要是有問題,怎麼辦?

這問題把老師也給問住了,說:現在來教室上課的學生沒有幾個,都在家上網課。有問題,網上老師就解決了。

那就這樣了,明天上刀山、下火海,去當這第一次的代課老師。我對自己說。

明天早點兒去,戴上口罩,沒問題的。物理老師鼓勵加安慰,又問:代課老師實習怎麼講的?

說是實習,也是在網上看錄影,我想也許需要再複習一遍。這時已經晚上八點多了,不可能全看完。還有物理老師剛發過來的課程提綱,嘖嘖,「持續加速度」,都是什麼啊!現在就是腦洞打開往裡倒,也來不及了。所謂債多了不愁,說的就是這種吧!

第二天,早上起來,天黑著呢!哎,嘆氣一聲,這是自己找罪吧!心裡忐忑著、準備著。窗外天陰著,還有點濛濛細雨。現在取消,不知還來得及嗎?我在心裡打著退堂鼓。反正是代課,又不是真的合同制。

這樣三心二意地進了學校。走到門口,才發現口罩忘了,又轉身去車裡取。停車場空空蕩蕩,有數的幾輛也都停在最近的visitor(來訪)車位上。口罩戴上,回轉進門。進口處的玻璃窗裡,前檯遞出來一張紙,意思是病毒檢查過濾有無症狀之類的答問。然後把駕照遞過去,傳出來一張證件紙片貼到胸前,打開門進去找管理代課的人交接。

舒了一口氣,繼續往前走,每一個門都跟鐵一樣沉重。對一個新地方的陌生感也從四面八方,浪潮一般洶湧而來。走進辦公室,管理代課的人坐在書桌後面,面前自然橫著一道玻璃防護層。望著這個叫黛比的人,跟她交代今天是來代物理課。(一)

疫情 駕照 美國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