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輝瑞補強針打不打?CDC:可先諮詢自行評估

德國大選 社民黨蕭茲宣布尋求與綠黨、自民黨組閣

娃娃屋(一○)

最後,為她戴上與騎馬裝同色毛料做成的帽子,細心地蓋住她烏黑鬈曲的頭髮……

川妹子看著那英氣勃勃的娃娃,看得眼睛都直了,說不出話來,臉上神色不定。

瓊輕聲說:「世界上的女孩子都是美麗的,無論她們有著怎樣的膚色……」

川妹子轉頭看著瓊,眼中有著驚恐,瓊溫暖友善的微笑終於讓她定下心來。亨利看在眼中,唇邊浮起微笑。

不知何時,一輛魚貨公司的麵包車已經停在圓環一側,看到川妹子滿臉喜色走出門來,一位中年東方男人走出駕駛室。一只小小的行李箱和一個大大的塑膠提袋從車裡卸下來。在大門前站住腳,川妹子喚他「姊夫」的這位男士,對亨利、對瓊都恭謹,用英文客氣著,沒有進門,囑咐川妹子:「巴結做事,常打電話給你姊。」便轉身開車走了。瓊注意到麵包車的車牌是紐約的。

亨利饒有興致地看著川妹子把大提袋拎到廚房一側空蕩蕩的置物間,在裡面放置麵板、大小擀麵杖、大小菜刀、籠屜、炒鍋、笊篱。瓊心知肚明,這川妹子的「看家本事」絕對有看頭。

只聽得川妹子用英文一板一眼地跟亨利說:「老闆,從明天起,您想吃什麼都不難,舉凡中式料理,我都能做。我是法拉盛『川菜王』的二廚。」

亨利疑惑,二廚?

川妹子笑了,露出一口白牙:「在您的娃娃屋,我升級當大廚了。」從此,亨利叫這位川妹子「Da Chu」,瓊叫她「川妹子」。

這一晚,坐在樓梯上聽琴的人有了兩位。廚房的湯鍋坐在微火上熬煮,那是川妹子的高湯,散發著溫暖的香芬。(一○)

紐約 法拉盛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