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年底前 全美2000萬人可打新冠疫苗

火災發生時 Zappos謝家華和「靈魂伴侶」在一起

有時(二○)

她做過護士,還算鎮定,立刻扯了一條毛巾走上前去,想用毛巾去堵那個磅礴而出的頸動脈傷口。

更多的血流出來,像失掉壓力後的水龍頭,噴灑的速度慢了。老臧舉起左手,抹了一下自己的臉,。他吃驚地看著手上的血,然後像溺水的人那樣,緊緊抓住徐總的雙手。他的生命隨著那紅色的液體,離開了他的身體,他整個身體隨之縮小、縮短。

徐總過去護理過臨終的人,也處理過被汽車撞死的車禍現場,但從來沒有看過頸動脈出血的情景。她至今記得老臧的手花了多長時間才慢慢鬆下來、冷下來。

「你能想像嗎?這麼一個瘦小的乾癟老頭子,身體裡儲藏了這麼多的血,他還有癌症呢!」過了很久,她才對老公說起那天晚上的心情。

老臧在生命的最後十五分鐘握緊她的手,然後像被一條看不見的航船離岸帶走一樣,這隻手慢慢地鬆開,她生命微小的一部分都被這個認識不到半年的老人帶走了,而他消失的生命的一部分,又留在她這裡。

真正讓她害怕和心痛的,是第二天早上,她再進老臧的房間,護工們正在打掃,用肥皂水清洗地面。老臧四、五雙舊鞋子被亂七八糟地掃到門口。鞋子歪歪塌塌,鞋後幫被踩得耷拉下來,胡亂地扔在地上,東一隻、西一隻,原先配對都打亂了,乍一看好像滿地都是鞋子──式樣各異,休閒的、正裝穿的,但一例都是廉價的人造材料。即便是皮革,也是粗糙的豬皮,暗淡的灰撲撲的不黑不棕的顏色,斷了以後勉強綑上的鞋帶,開了線露出白色塑料填充料的鞋幫。(二○)

車禍 癌症 汽車

上一則

我所經歷的萬聖節

下一則

摘蘋果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