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馬拉度納醫師涉嫌誤殺 住家和診所遭搜索

川普大選後首度接受媒體專訪 再控舞弊續提訴訟

發跡者的往事(二)

趙梅英/圖
趙梅英/圖

艾片人並不介意,能夠有個機會領份薪水,就已經心滿意足。何況「校長」這頭銜也頗值得炫耀,即使做個傀儡校長也無所謂。

校長室在行政大樓底層。進門牆上是一幅創校捐地的校董半身油畫像,那是菲利浦的祖父,兩邊各放一面校旗及郡旗。整個校長室的氣氛就被這張嚴肅的半身油畫主宰著,沉悶、蕭索、權威。一張桃花木製、深咖啡色巨型書桌,華貴氣魄,面對同色木質巨型玻璃櫃,裡面陳列著各色各樣的鏡框、錦旗、金杯、銀杯、盾牌,琳琅閃亮。更有許多繽紛璀璨的獎牌,各自述說著久遠光榮的事蹟。

那天,艾片人進到校長室,還沒有在那把厚重舒適優雅的座椅裡坐穩,機要祕書東尼夫人便踏著她那穩重威嚴的半寸粗跟高跟鞋跟了進來。東尼夫人在校長室工作了二十多年,學校裡除了董事會首席董事外,沒有人不對她敬畏幾分。艾片人到這兒做校長這是第二年,聘書即將到期,心中不無幾分忐忑。

東尼夫人有著微微泛白的灰髮,總在腦後盤個美人髻。一對珍珠耳環碩大橢圓,散發著貴婦的富麗與尊嚴。永遠是深色套裝,同色皮包和高跟鞋。她身上流露著無言的威力與能量,據傳聞,她是菲利浦的遠親,更是心腹。說良心話,艾片人在這位置上做得越久,對她的畏懼越深,總害怕自己被她抓住什麼把柄。

「艾博士,你早!」

她從不稱他校長。艾片人其實正在一家佛羅里達函授大學修博士學位,現在還不是名正言順的博士,也不知她是否知道實情,還是心存懷疑。總之,艾片人覺得心虛!

「東尼夫人早!」

東尼夫人那天對他報告了一下當天的時間表,其實除了要見見學生代表、談談宿舍區的管理和監督問題外,整天幾乎是空白。他的第六感告訴他,當天幾位校董大人正在遴選下一屆校長應聘人。總之,他必須盡快為新工作找機會。東尼夫人離開校長室後,他小心翼翼翻閱了兩份報紙上的事求人廣告,用紅筆勾劃了出來。

在報上同時注意到一則消息,華人社區當晚正要舉行春節聯歡,P城華人商會及許多華人社團紛紛贊助。他雖然沒有報名,但決定臨時參加,他相信應當沒有問題。

大廳裡張燈結綵,密密麻麻大約三、四百位嘉賓,在富麗堂皇的筵席中入座。啊!P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都在座,他覺得今晚真是來對了地方。他對門口接待人員說明來意,兩個年輕人立刻為他找到一個位子。晚宴還沒有開始,會長正在致詞,主題是歡迎各界華人參與聯歡活動,團結一致,發揮華人正能量。聽眾報以熱烈掌聲,而後是不同團體負責人上台致詞。

艾片人來此目的是尋找機會,希望結識當地有實力、有地位的華人。他臨時被擠入的這桌,大多是年輕人,他們對席桌上的美食饗宴有興趣,諸如蝦子大烏參、京都片皮鴨、清蒸游水魚、法式龍蝦、骨香龍粒球等等。但今晚他對美食一概沒興趣。他四處張望,終於找到了貴賓席的賓客們,謙恭有禮地說出了自己的願望。

「你既然做過校長,相信行政能力一定很強。」

「拜託各位了!」

「好說、好說!」

人們對他很友善,說了許多鼓勵的話。後來大家問及他的家庭狀況,說是妻子剛帶著一兒一女來和他一起生活。當年他在台灣結婚好幾年後,獨自來美國打拚。兒子已經大學畢業,現在打算申請本州的醫學院。不知貴賓們是否了解這方面的情況?

席中有一位某醫學院教授,對這方面情況非常熟悉,告訴他申請醫學院的學生非常多,競爭十分激烈,醫學院對於申請的學生要求相當嚴格。美國各地醫療人員缺乏,一些窮鄉僻壤往往好幾千人只有幾個醫生。美國醫生一方面收入高,一方面受人尊敬,但即使如此,大多數醫學院對學生仍要求非常嚴格,以此既保持醫師的高水平,更保護醫界的既得利益,毫不妥協。艾片人對這種狀況頻頻點頭,十分虛心受教,同時表示理解。

那晚,聯歡晚會餘興節目結束後,開始舞會。艾片人的舞步純熟,無論優美的華爾滋、端莊的狐步、浪漫的拉丁探戈,或是活潑有趣的吉魯巴、扭扭舞等等,全掌握得恰到好處。當晚,許多女士都被他邀請,也都十分樂意和他做臨時舞伴。(二)

華人 美國 台灣

上一則

我所經歷的萬聖節

下一則

摘蘋果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