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佛奇:感恩節後確診會狂飆 防疫限制須延到聖誕

等不到新紓困!8700萬勞工年底恐失聯邦保障

有時(一九)

這些人七老八十,幾乎每一個人都有一種或者幾種慢性疾病,哀悼的情緒甚至比流感還要有毀滅性。為了阻止這種情緒蔓延,這裡的住戶不過清明、沒有冬至、沒有記憶,也就沒有人世間的牽掛。如果兒女在春天要帶老人們去戴山上墳,這是他們自己的事,跟她無關。

在她進老人院工作的第一年。清明後的晚上,她一個人在值班。近半夜,隱隱約約聽到呼叫的聲音,只一聲,然後就沒有了。她側耳細聽,並沒有更多的動靜。她覺得沒事,也不想把值班的護工叫醒。後來覺得走廊上一陣腳步聲,像老鼠在跑過,徐總想,不是剛剛滅過老鼠嘛,還得了市衛生先進單位的錦旗呢!怎麼又跑出來老鼠了呢?

她好奇地披上衣服出門去,發現地上有個像老鼠一樣的黑影。那東西走走停停,總在她前面跑。徐總脫下一只鞋,攥手裡,隨時準備趕上去,給那東西狠狠來一擊。

走走停停,很快就來到一○三房間門口,老鼠消失了。房間的門關著,門下透出燈光,門裡傳出下雨一樣的輕響,不像老鼠,而且門明明關著。一○三房間住著老臧一個人,徐總至今記得這個人的姓。

那天一早,老臧的兒女就開車來帶他去給老伴上墳,並告訴徐總他會回來得晚,讓門房留著門。結果老臧並沒有晚回,下午五點就回來了,也不吃飯,一個人悶在房間裡。

她握住門把手,把門推開。開門的那刻,迎面來的什麼東西,糊了她一臉,溫熱的、濕的、腥的。

血從老臧脖子的頸動脈噴出來,也從他的嘴裡、鼻子裡流下來。血噴到天花板上、床上、地上、牆上,像自動噴水機在給草地灑水。(一九)

流感

上一則

紐約外百老匯和喜劇俱樂部告州府市府 要求重開

下一則

萬聖節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