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「孟晚舟認罪就放人」 BBC :美中達協議可能性很低

冬至抬頭看!木星、土星睽違800年「最靠近」

娃娃屋(六)

瓊看到了亨利眼中淚光晶瑩,心裡一震,沒有說話,慢慢吃麵。

這一個晚上,同詹姆斯通電話,說到了晚餐的這一幕。詹姆斯說:「亨利是一位老派的紳士。」

鋼琴聲又一次響起,一首又一首圓舞曲,其中有一首是德弗札克的作品……結束的時候,依然是〈星條旗高高飄揚〉。

周五的早上,清潔女工多拉進門。她先走進亨利的臥室,將一籃子髒衣服拿出來放進洗衣機,這才按部就班整理整個房子。她同亨利只有簡短的對話,看起來,她在這裡工作很久了,一切都熟悉得不得了。

將近中午的時候,戶外電閃雷鳴,暴雨傾盆。多拉一手提著吸塵器,一手提著一根直徑足有四英寸的大蠟燭上得樓來。

她直接走向專心做事的瓊,跟她說:「此地樹太多,大風雨的天氣,若是樹倒了壓到電線,就會停電。把這根蠟燭放在那張白鐵桌子的圓盤上,就是停電了,你還能做事……」一邊說著,一邊從衣袋裡摸出火柴、摸出長柄燭蓋來,放在桌上。

瓊看看這個碩大的蠟燭,全新的白蠟燭,外面還包裹著塑膠膜。瓊謝了多拉,去掉包裝,把蠟燭端到那張白鐵桌子的圓盤上,火柴、燭蓋放在一邊。左右看看,這是離易燃的織品最遠的角落,娃娃屋的主人真是設想周到。

好像讀懂了瓊的心思,多拉站在不遠處,拄著吸塵器跟她說:「是湄娘啦,她整天擔驚受怕的樣子,生怕出事,設計出這麼一張桌子,停電不停工啦……」吸塵器嗡嗡地叫了起來。(六)

暴雨

上一則

鄺盤石醫學世家

下一則

《大蘑菇過生日》系列之三/漢堡王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