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延續川普路線 拜登將簽行政命令強化美國製造

川普遭控觸犯美國憲法薪酬條款 最高法院不受理

哈囉,瑪姬(下)

徐至宏/圖
徐至宏/圖

第二天,我準備乘坐下午一點鐘的火車離開。時間還很充裕,我把行李寄放在前檯,打算散散步,到處逛逛,吃了午飯再走。我喜歡緩緩在街上行走,慢慢地用餐,花一天的時間做一兩件簡單的事情。在布拉特爾伯勒,我可以這樣做而不顯得另類。

我走到一家咖啡館,看見窗戶破了一個洞,裡面居然還有人在喝咖啡。從那個碎得有點好看的玻璃窗看進去,還頗有詩意的,有點像戰爭期間在轟炸下保持鎮定的人,在一杯咖啡的時間裡,全神貫注地感受眨眼的瞬間。

咖啡館外面有個警察在寫紀錄,說玻璃窗是昨晚被砸的。我這才想起,晚上在房間裡,似乎聽到摩托車隊飆過去,還有一些喧嘩聲。這裡畢竟不是人煙稀少的農村。

看看沉著地喝著咖啡的顧客,再看看笑咪咪的警察,好像整件事情就像一個笑話,並沒有人太當真。我也笑笑,繼續緩慢地前行。這一路上,我經過法院、郵局、商會、教堂、公園,全都在一條街上。這給我一種強烈的滿足感,覺得所有的需求都得到了照應。

我在地圖上發現一棟被列為文物的歷史建築,離旅館不遠,就索性去看看。那是一個1890年代建的房子,當時布拉特爾伯勒正在逐漸繁榮,這個房子的所在地是當時主街上最北的位置。

我走了不過十五分鐘,就到了那棟老房子,可見一個世紀前的布拉特爾伯勒有多小。老房子現在大概有人住吧,看樣子不能進去參觀。不過在外面觀望一下,也是一種享受,幻想自己在十九世紀的小鎮上,正要拜訪屋子裡的人。

這個房子叫「亞瑟和艾瑪‧懷亞特之家」,懷亞特大概是他的第一個主人吧!這是當時美國東北部新英格蘭地區流行的瓦式建築,一片片瓦整齊地排列、重疊,將空間打包起來,成為某些人的居住場所。

「早安!懷亞特夫人。」

「早安!懷亞特先生。」

我似乎聽到亞瑟和艾瑪招呼彼此的聲音。要是他們還在,說不定會拉開窗簾,向我招手呢!我愉快地往回走,再次經過法院、郵局、商會、教堂、公園,又一次體會滿足感。

當我回到旅館的時候,旅館對面的亞洲餐廳開始營業了,我成為當天的第一個顧客。老闆是個韓國太太,親切地跟我打招呼,過來和我熱情地聊天。

我點完菜之後,表示很開心能在布拉特爾伯勒吃到壽司、泡菜、餃子和味噌湯,並問起她在布拉特爾伯勒開餐館的緣分從何而來。

「我和老公以前在巴爾的摩開了一家餐館,那裡治安不好,我們的餐館經常遭到破壞,車也不斷遭竊。最後連保險都買不到了,保險公司怕賠錢。」

算一算,那大概是三、四十年前吧,?當時的美國整個狀況都不太好。

「我跟我老公說,我們必須搬家。」

「那怎麼決定來佛蒙特呢?」

「當時我有個朋友住在布拉特爾伯勒,她建議我搬過來。我們就這樣在這裡定居了,安家立業,把三個孩子撫養長大。這裡的人很友善,所有的顧客都是我的朋友。」

我可以感受到老闆的快樂。她說,她的女兒住在紐約,今天回去。那就和我同一班火車啦!我覺得全世界的人都是朋友,只是沒有相遇,尚未互相理解而已。

用完午餐後,我回旅館取行李,瑪姬又在大廳,活潑友善地對我搖尾巴。我蹲下來摸摸牠,牠立刻躺下翻出肚子。瑪姬不在地圖上,對我來說,卻是布拉特爾伯勒難忘的景點。

前檯的工作人員拒絕我的小費,把我存放的行李還給我,禮貌地向我做了「合十」的手勢,祝我一路順風。瑪姬再次跟著我,照樣在門口止步,不走出旅館。我告別了布拉特爾伯勒,卻沒有告別瑪姬。

回到紐約後,每當我在街上看到西高地㹴犬,都會讓我想起瑪姬。我會等主人走過之後,偷偷叫牠「瑪姬」。我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去布拉特爾伯勒,不過要是在不太遠的將來再去,我一定要看看拉奇斯旅館還在不在,進去問候一聲:「哈囉!瑪姬!」(下)

旅館 咖啡 警察

上一則

文壇秘戀曝光!《彼得潘》作者寫信告白《金銀島》作者

下一則

與鳥為朋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