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「說好的祖國帶你回家呢」 旅美2老人登機前被阻返中

現役士兵謀襲紐約911紀念館 FBI 臥底誘捕

拜師學藝(七)

奶奶轉眼望向廚師,那個滿面紅光的中年男人,紅白喜事上的主廚,此刻正全神貫注地對著那條鯉魚下箸──奶奶張了張嘴巴,似乎魚身上的刺正卡在她的喉嚨口。不得不說,這一桌子菜燒得真好,色香味都全了。

奶奶的目光終於掃到角落裡米亞的爺爺身上,後者正按照她的吩咐,低著頭、一聲不吭地咀嚼著。未來得及剔盡的魚肉骨頭堆積如山,還要往嘴裡塞一塊魚肉。她忽然感到惱火,他們都在吃吃吃,只有她什麼味道也沒嘗到。

米亞看到奶奶也動起了筷子。

除了奶奶和岳叔叔,所有人都在奮力消滅眼前的食物,可那些食物似乎不見明顯減少。他們只能消滅很少一部分,他們怎麼也吃不完它們。因此,他們陷在「吃」這個單調至極的動作裡,不斷把它重複進行下去。可誰都在暗暗地希望,那種飽腹感來得遲一些,再遲一些,好讓自己吃得更多一些。畢竟,那種由飢餓到漸趨飽脹的過程,實在太迷人了。

米亞餓得更厲害了。

有人發出一聲響亮的飽嗝,那是爺爺──可米亞看見爺爺還在往嘴裡塞東西,一顆油炸肉圓、一塊油汪汪的肥肉,爺爺總能給它們找到合適的去處。直到接二連三的飽嗝不斷響起,爺爺不得不擱下筷子。

他慢吞吞、有些不情願地把筷子擱在碗上,似乎在期待幾分鐘之後捲土重來。但誰都知道,一旦擱下筷子,就再也撿不起來了。

雕花師傅是最後一個擱下筷子的人。

他說了一句話。他是對著那個廚師說的。他抹了抹嘴巴,說自己從來沒有吃過那麼好吃的東西,簡直太美味了。廚師審慎地點了點頭,沒有接話。(七)

上一則

小說家七等生81歲辭世 台最具爭議的現代主義小說家

下一則

兩支水煙袋vs三代老菸槍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