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被制裁!龐培歐等28人無法吃「中國飯」恐年損30億

拜登橢圓形辦公室 拿掉川普所愛 歷史人物請進

拜師學藝(五)

村幹部邊上坐著父親的好友岳叔叔。還有一位鄰村請來的廚師。這些見證者都是經過嚴格篩選的。爺爺本沒有資格參加,因為他一說起話來,滿口子唾沫星子橫飛。奶奶最終還是讓他坐在下首,但事先約法三章,不能大聲說話。

爺爺果然沒有說話,一直默默地扒著離他最近的那碗紅燒肉。他盡量挑小的肉塊來搛,並小心翼翼地控制節奏。那肉片色澤發亮,湯汁濃郁,香味撲鼻,不愧是大廚之作。米亞看得清清楚楚,蒜苗炒豬肝、瘦肉蘑菇片、清蒸大螃蟹、走油蹄膀、油炸肉圓、紅燒鯉魚,一盆盆擺開來,她幾乎看不到盆子。她感到自己的口水快要落到那些菜肴上了。

米亞聽見奶奶的說話聲,那個聲音乾巴巴的,不像是她平時的嗓音。她在說著感謝的話,她對著那個雕花師傅說。那個膚色白皙的人就坐在她的正對面,還是像往常那樣低垂著頭。這一回,他看的不是木頭和竹子,而是眼前桌上的美味佳肴。

所有人的心思都在那些食物上,或者為此驚嘆、或者被此誘惑。還是那位臉頰黑瘦的村幹部有大局觀,提筷之前,他提議納多先敬雕花師傅一杯,再大家一起敬。提議通過了,奶奶把感激的目光投向村幹部,好似將所有殷切之期望都寄託在他身上。但後者已經在撕咬那塊走油蹄膀,同時不忘將一隻大螃蟹,放到自己面前的盤子裡。

他沒有領會奶奶的眼神,或者說假裝沒有領會。奶奶又把求救的目光投向岳叔叔。岳叔叔是除奶奶之外,座中唯一一個面對美食心不在焉的人。他的筷子只隨意搛了一點嘗嘗,就放下了。他取出一支菸,悠閒地抽起來。(五)

上一則

黑漆漆「靈魂閱讀」 高雄無關書店登CNN旅遊版

下一則

超速罰單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