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看疫情:全美確診破2407萬例 加州逾301萬

新冠變種病毒遍及加州 醫:疫苗急需擴大接種

娃娃屋(一)

就是這裡了,小巷底是個圓環,中心位置兩層樓的房子好像坐落在這裡已經一百年了。詹姆斯慢慢停下車,看著身邊的女子:「瓊,你真的不必找這份工作……」

女子笑笑,戴上米色有金黃小花的布口罩:「我給你打電話,很快。」

詹姆斯下車,從後車廂拿出一只行李箱,跟在瓊的身後。門前的台階只有低低的一層,門上有一張衛生局的告示:「此居所已經過嚴格的清潔處理」。兩人怔怔地看著這張告示,詹姆斯放下行李箱,在瓊的額頭上親了一下,揮揮手上車去了。

老人坐在窗前巨大的書桌後面,他目光銳利地打量著門外的東方女子,看到她向著離開的車子揮手,待車子拐出圓環,這才轉身輕輕地按響門鈴。老人靜靜地微笑著用遙控器開了門,等那女子踏進門來。

瓊拎著行李箱走進門,門無聲地在她身後關上了。放下箱子,瓊看到坐在那裡的老人沒有戴口罩,也就把自己的口罩摘下來,自報家門,很恭敬地問候了老人。老人緩緩地站起身來,像雙槓運動員一樣雙手撐著室內的桌子、櫥櫃,靈活地在極其狹窄的空間裡移動著,很快就站到了不遠處。瓊看到了老人空落落的褲管下面一雙沒有絲毫灰塵的運動鞋。

「我是亨利,腿腳不好,不能上樓。你可以住在樓上,右邊第一道門就是你的房間。你已經知道你的工作是手工縫製娃娃服飾,你的房間裡有幾件半成品。你選一件隨便縫幾針,拿下來給我看,我們再做決定。」老人轉身坐回桌前,他面前有一個巨大的放大鏡,他手裡有一個娃娃頭,他笑一笑,埋頭工作,用極細的筆,為娃娃畫長而秀氣的眉毛。

瓊看著老人的側影想,亨利年輕的時候應當是帥帥的。樓梯纖塵不染,乳白色的地毯上吸塵器的痕跡清晰。上得樓來,四個房間的門都敞開著,裡面頂天立地布滿了透明的塑膠櫥櫃,每一格都有英文與數字標示。瓊站住腳,照著亨利的指示,走進右手邊的第一個門。靠牆一張單人床,巨大檯燈放在一張巨大的橡木桌子上,剪裁工具一應俱全,針頭線腦井井有條。

瓊打開鑲在牆上的壁櫥,把行李箱放進去。看到壁櫥裡有兩層隔板,上層坐著六個美麗的娃娃,她們都穿得極為講究,仔細看去,還有些細部尚未完成。

一個披著亞麻色鬈髮,睜著碧藍眼睛,櫻桃小口上浮著一朵笑意的娃娃,身上有一件深藍色絲絨連衣裙,領口鑲著細細的白色蕾絲花邊,袖口也鑲著同樣款式的花邊。只有裙子下襬用四根大頭針別住了一條蕾絲,還沒有縫上去。

瓊走進隔壁的洗手間,打開肥皂的包裝,仔細地洗了手,將雪白的毛巾掛回原處。這才抱起娃娃,放在大桌子上,擰亮檯燈,細細察看手中的半成品。

樓下傳來韋瓦第的《四季》,瓊心裡一派寧靜。明亮的光線下,瓊看到了最上乘的手工,針腳細密勻稱,白色絲線幾乎隱沒在蕾絲裡。瓊想到報上的那個廣告:「玩偶作坊誠聘縫工一名,須手工精湛,東方女性優先。供食宿,待遇佳。請電亨利,703-12345xx」不禁微笑。沒有兩下子,還真沒法子做這麼細緻的活計。

輕輕掀起裙襬,立時目瞪口呆,乳白色真絲襯裙上面繡了六朵奶油色薔薇。襯裙下面,吊襪帶、絲襪裹著健美的雙腿,一雙纖足上那一款緞面藍色高跟鞋上,還有手工縫製的同色蝴蝶結。

瓊是紐約第五大道百貨公司的櫥窗設計師,可惜,只做了2018年一個聖誕節的櫥窗,2019年已然不設華麗的大櫥窗,不得不轉戰女裝部設計。到了2020年夏天,這個已經傲然存在百年的老派百貨公司,竟然不敵疫情宣告破產了。啊,那個美麗至極的櫥窗,竟然是百貨公司最後的夕照。瓊看著手上的娃娃,那個至尊至貴的櫥窗裡也未曾有過這麼精緻的玩偶啊!不由得嘆了一口氣。

瓊沒有等到公司倒閉,就同已經失業的未婚夫詹姆斯來到了北維州。準公婆親切和藹,非常溫暖。但是三個孩子陸陸續續都回到家裡來了,老人家的困窘可想而知。詹姆斯是建築師,在抗疫中的紐約市完全沒有工作,北維州卻正在大興土木。他不但馬上開始工作,而且組織了自己的團隊,忙得不亦樂乎。瓊及時看到報上的招聘廣告,立即打電話約時間面談。她打定主意,一定要拿到這份工作,搬出去,還給準公婆一點空間、一點寧靜……

從針插上拿下的針是十號,金針鼻,世界上最好用的手縫針。穿上短短的白絲線,瓊牢記母親的叮囑,一絲不苟地飛針走線。從香港到新加坡,母親正是靠著一手好針線,撐住了父親的男裝店。(一)

紐約市 維州 新加坡

上一則

塗鴉藝術家班克西仿莫內畫作 996萬美元成交

下一則

海外“紅樓”:北美女性文學漫談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