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洛杉磯發生4.3級地震 聖費南多谷到聖塔安娜都有感

疫苗「防住院」效力 莫德納93%最高 輝瑞88%第2

有時(九)

主堂裡傳來一支新歌,伴奏是錄音好的,現場有一架鋼琴演奏出婉轉旋律的前奏,女聲部慢慢唱起:

生有時,死有時,

栽種有時,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;

殺戮有時,醫治有時;

拆毀有時,建造有時;

哭有時,笑有時,

哀慟有時,跳舞有時

拋擲石頭有時,堆聚石頭有時;

懷抱有時,不懷抱有時;

尋找有時,失落有時;

保守有時,捨棄有時;

撕裂有時,縫補有時;

靜默有時,言語有時;

喜愛有時,恨惡有時;

爭戰有時,和好有時。

唱到最後,男聲加入,眾聲合唱。整首歌從低吟淺唱開始,忽然改變了節奏,每一個字像雷霆、像煙花,直衝雲霄,將人的精神帶到主廳的頂端。在那裡繚繞盤旋,像久久不去的海潮雲音,充滿暴力,彷彿永不止歇,命運的鐵律,不可避免。

合唱隊反反覆覆地唱著「有時」兩個字,揚子忽然明白,張奶奶的名字裡那兩個字是從哪裡來的。兩個簡單的漢字組合,代表時間流逝、生命有時、永生無時……真好啊!簡直就是達摩講道,天花亂墜,揚子不由讚嘆。

門廳裡的電子蚊香飄出除蟲菊的氣味,她的眼睛比剛才進來時能看清周圍了。兩個遲到的會眾推開大門,朝揚子這邊看看,三步併作兩步往主堂的門口走,一邊嘴裡念念有詞,跟著唱敬拜的歌。他們奇怪地看著不遠處身材瘦小的老太太,她靜靜地坐在那裡側耳傾聽,臉上似笑非笑。天窗裡一束陽光照到她滿頭白髮,像白色的火苗。

從主堂忽然出來一個人,風急風火,擠開門口站著的教友,直奔揚子這裡,說:「劉牢絲,我們走吧,快!我不想聽了。」

張奶奶喘著氣,壓低聲音說,好像怕被什麼人聽到。她伸手半拉半扶,把揚子從椅子上拽起來。(九)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