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250萬劑莫德納疫苗20日抵台 AIT:美對台的承諾

紐約市長選舉合縱連橫? 楊安澤、賈西亞聯袂競選 周末衝刺同拜票

秀水小鎮(全文完)

他說完等著他們開口,但誰都沒有說話,黑猜無聲地流著眼淚。

他開始不停地說抱歉,說他沒有教育好岑明。黑猜抱著孩子去了裡屋,父親仍然不答一語,一個人坐在那裡抽悶菸。

後來,他顫抖著從口袋裡掏出一疊錢,要父親收下。

父親說:「還是你留著吧!我們不需要錢。」

「你不收下,讓我怎麼能夠心安?」

「老哥,你又沒做錯什麼事,沒什麼好不安的。」

「可他畢竟是岑明的孩子,也是我的孫子。」

「你沒有孫子,他是我的孫子,他姓黑。」

老頭還想再說什麼,父親站起身:「家裡也沒什麼好招待你的。你看,我們還要照看孩子。」

老頭很難過,識趣地走了。

過了些天,父親整理客廳時,在長椅的角落裡發現了一個紙包,打開來居然是厚厚一疊錢。不用想,一定是那老頭留下的。父親明明看著他離開了,也不知他什麼時候放那裡的。父親很為難地看著黑猜,黑猜卻心安理得地把錢接了過去。

接下來的日子過得風平浪靜,黑猜在風言風語中繼續給學生講課。父親提前辦了內退,一邊照看孩子、一邊畫畫。雖然有時候他仍不免為黑猜感到遺憾,但日子總算安定下來了。特別是見孩子一天比一天聰穎可愛,他也越來越感到滿足和慰藉。

可是,就在孩子剛滿周歲後不久,黑猜突然留下一封信,離開了秀水。從此,家中便只有爺孫倆相依為命了。

秀水河靜靜流淌,沉默如謎。千百年來如此,以後也將繼續如此,慷慨地滋養一方,綠翠四季閃耀,數代人生生不息。在秀水小鎮,平凡人將繼續書寫自己平凡的故事。這在情理之中,更是不可避免的宿命。(全文完)

教育

下一則

台藝術家舊金山展出「希望」 呼應反歧視聲浪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