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葉倫警告 財政部恐在10/18左右耗盡現金

四大難題同時降臨 民主黨危機處理所剩時間有限

徬徨的海(三)

徐至宏/圖
徐至宏/圖

腳踏車就平放在沙灘的石堆上,脫了鞋子,跑啊、跑啊,一逕向海奔去,也顧不得浪花潑濺在身上。就這樣一而再、一而再向前奔跑,又向後奔跑,肆無忌憚的笑聲與海浪的聲音交會。許久沒有這樣放鬆自己了,李哲彥忘了自己,葉梓似乎也一樣。眼前是太平洋的壯闊形貌,遠方也有軍艦看似不動,其實向北行進。島嶼東邊的海和西邊的海,一樣嗎?太平洋和台灣海峽一樣嗎?看不到盡頭的水平線彼方,但東邊的海更遼闊,是世界的胸口。

葉梓仍在玩水時,李哲彥坐在卵石上休息,他看著海延伸的遠方,午後的島嶼東方海面鋪陳在光的照耀中就像織錦。織錦覆蓋著世界史的故事,覆蓋著人間的祕密。

他看著葉梓望海、戲水的背影,懷想從前交往過的女孩。葉梓剛從大學畢業不久,算是職場的新鮮人,因為業務往來而認識。幾次開會,相互熟悉,情誼就這樣建立起來。從沒有問過她有沒有男朋友,但她知道李哲彥已結婚,已有一個女兒。有一個星期天,葉梓還遇見在百貨公司購物的他們夫婦,也看到他牽著小女兒。有時候,葉梓為業務來公司,李哲彥都會請她喝咖啡,葉梓也會主動提起。

這一次,公司要李哲彥為葉梓任職的公司老闆競選國會議員操刀廣告,李哲彥不從,想辭職,後來罷了,葉梓從頭到尾清楚。李哲彥有異議分子性格,不服從某些體制,甚至被批評為恃才傲物。葉梓喜歡這樣的李哲彥,兩人不知不覺親近起來,李哲彥也喜歡這樣的葉梓。

婚前交往過多位女友,但結婚後的李哲彥是顧家的男人,對妻子體貼、疼愛女兒。已不寫詩的他,還曾經在一位詩人朋友的作品行句出現。他讀到「我的朋友/以一本詩集為誌/結束詩人生涯/他說/有些詩人/讓人感到羞恥」時,知道自己被提起。

仍然讀詩,也譯寫在筆記本,但視野梭巡的是世界其他國度的詩人。他對詩人成為官方謊言的共謀,不以為然,對許多詩只是古典語境的白話轉化,充塞著裝飾性修辭,一樣嗤之以鼻。這樣的文學心態幾乎無法呈現台灣人的歷史際遇和生命情境。

後來,在廣告公司從事創意表現的企畫工作,是故意在商業領域,為自由資本主義的經濟工程服務。他有自己的堅持,他不能為政商共構服務,對於想附和不當統治權力的作為,他不能當作沒一回事。葉梓贊成他這麼做,原以為就此離開工作,怕妻子擔心,並沒有告知。是葉梓支持的心意讓他度過低潮。一起來海邊的溫泉別莊度假,是這麼造成的。

李哲彥看著海、看著葉梓、看著妻子之外一起來旅行的女人,妻子的形影也浮顯在眼前。海浪起伏,兩個女人在水藍背景的圖畫裡燦爛地笑著。李哲彥想到自己飄浪的人生因停泊在妻子的情愛之港而安頓下來,滿懷對妻子的愛戀之心。

自己喜歡海,妻子卻是愛山的女人,常說山安靜讓人棲息,而海動盪有時讓人害怕。一起來牡丹灣時,兩人在海邊,李哲彥戲水嬉浪時,妻子就像他現在一樣,坐在卵石上看著他。他向回頭看的葉梓揮了揮手,葉梓走過來,他也站起來,兩人走向南邊順著古道去台東的方向。岸邊有巨大的礁石,隱藏在後方的風景像是祕境。

走著、走著,礁石的另一側凹進去的地方有塊草地,兩人坐下來休息。累嗎?葉梓搖搖頭,側身靠著李哲彥,呼吸氣息傳遞到李哲彥的身上。李哲彥原本只靜靜地讓葉梓靠在身上,後來他的左手摟抱著她,看著閉上眼睛的葉梓的臉。他用右手輕撫她的臉頰、她的嘴唇,輕輕吻了她。

葉梓的左手伸向李哲彥的腰,她激烈地回吻他。起伏的胸口、急促的心跳,海的聲音、浪的形影都拋在一旁。這是李哲彥第一次吻了葉梓,他知道葉梓喜歡他,但他並不想回示愛意,只想把她當成知心朋友。(三)

台灣 咖啡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超人氣

更多 >